第七十五章 笑柄

本以为可以快速突袭魔门巢穴、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没想到锋林火山从天而降,一切的先机和优势都失去了意义,六大派的庞大体量犹如远山阴影,直压在百花谷上空。

然而对于李白龙师徒而言,真正的危机却更加恐怖。

姜璃书目视飞艇侧面的八锋图案,身体微颤,眼中透出惶惑。

紧接着她只觉右手一热,李白龙来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低声道:“阿姐,你先回谷中去,这里多待无益了。”

“徒弟有事,我却远远避开,才显得奇怪。”姜璃书勉强一笑,但却有些支撑不住,低声道,“小弟,我……我是不是该跑路了?”

“是我们。”

李白龙纠正她,注视着天空的奇观,缓缓吐出一口气。

至此,猜测变成了现实。

而且情况远比他想得要严重。

“我们先看看几位师伯怎么说。”

他握了握师父的手:“宽心,锋林火山再如何,还能把我杀了不成?只是你可别掉链子,被发现了身份,咱们便是逃到北宁,也未必能活。”

身影闪烁,三师伯已趋近前来。

姜璃书不着痕迹地将手挣开。www.zjkfu.com 楼兰小说网

卫衡兰没有发现师徒间的小动作,事实上,她现在已无暇顾及这些小事,三师伯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低声道:“大事不好,你掌门师伯跑得太远,一时难以赶回,你立刻回谷,求你七师叔带你去漕帮总坛避避风头!”

姜璃书神色一震:“到了如此境地?”

三师伯黛眉微蹙。

哪怕白兴祥袭击之时,她便意识到此事是锋林火山在后面捣鬼,但飞艇横来、甲士天降之后,她才意识到对方是何等的势在必得。

“先前锋林火山来下订单,霸道地要求我们退掉已接业务,腾出所有人手织机专门为他们生产巨量的特种布料。但当时来的人虽然地位高贵,但也不过是台前人物,我们还以为这只是正常的商业来往,对方条件又苛刻,思虑再三便给他拒了。”

卫衡兰叹了口气,细细解释。

百花谷不过一甲门派,相比锋林火山,简直是皓月之下的一道萤火,拒绝需要勇气,拒绝之后,也难免心中惴惴。

当日她听到李白龙遇袭,便猜是锋林火山不满于脸面被拂、出手敲打。

而后李白龙既说事关魔门,又有办法追查到敌人行踪,卫衡兰便定下计策,趁势突袭、生擒魔门徒众,拷问出情报消息,拿住证据。

然后请掌门师姐与七妹请出漕帮和玄元宗关系,邀锋林火山说和,将此事放于台面之下、轻轻揭过,大家就当无事发生。

然后言辞恳切地表达歉意、说明拒单的缘由和难处,那么锋林火山顾及六大派脸面,又输了这一手,百花谷又给了台阶下,此事便能过去。

至于报复云云,是想也不会想的,江湖乃是人情世故,大家和气生财便好,怎会闲得无事,去跟锋林火山这种庞然大物作对?

然而世事难料,情势突变。

——动手敲打百花谷的,不是被拂了面子的那个台前人物,而是挟飞艇天军、精锐卫队而来的锋林火山天骄!

他如此汹汹而来,显露武力,展示威势,所为的,必然不是什么脸面和场子……而是更加实际的东西!

所以一定更加势在必得!

“如此一来,之前的安排就没有意义,伱既然被他栽赃魔门,那毫无疑问,你就是他的突破口,诸多阴谋算计、大势压制,都要落在你身上。”

卫衡兰忧心忡忡,说道:“事已至此,你留在这里只会横遭折辱摆弄,快回去求七妹,她面冷心热,一定不会不管你的!”

李白龙思虑再三,摇头道:“不能走。”

卫衡兰怒道:“你这孩子!你以为六大派都很讲道理吗?”

“正因为如此,才不能走。他摆明了要拿我开刀,我若跑了,岂不任由冤枉污蔑?留在这里,尚有见招拆招的余地。”

李白龙冷静道:“再者,我若走了,对方可不会不了了之,他既摆出如此阵势,那么不管所求为何,一定势在必得,那么诸多阴谋算计和压力,还是要压到门派头上……师门恩重,我岂能一走了之,让别人顶雷?”

“犟种!”

卫衡兰又急又气,想要打骂,却下不去手,眼前的弟子目光镇定、神色平静,哪怕面对前所未有的敌人也面不改色、无畏迎之。

这样的气魄胆识,原也是她亲手教出来的,按照心中理想的那个样子……在那该死的狗东西的性情上,再加点担当和野心。

事已至此,只希望奋力周旋,拖到掌门师姐回来、想出办法。

那边天穹隆隆,飞艇缓缓降下,在渐黯的天色下越发庞大恐怖。

地上已升起熊熊烈焰,于大地行军的甲士们整齐列阵,旌旗如云。

三百人。

卫衡兰冷眼旁观,数出人数。

这些并非是八锋天军,而是锋林火山八姓之中,闻人氏的私军。

虽然不如八锋天军精锐,但也按照锋林阵战法训练,悉数披挂重甲、呼吸悠长沉凝,居然俱是武者……很显然,这次行动不仅是锋林火山调拨飞艇、派出天军跟随,闻人氏更是集结家兵、为本族天骄以壮声势。

真的是势在必得。

后方脚步声起,有三人接近。

沐清歌从容站定,对卫衡兰说道:“小姨。”

卫衡兰心中稍慰,轻声道:“好孩子。”

冯国忠站在一旁,对李白龙点点头。

熊敬炎最是放松,只是凝视着锋林火山的飞艇,目光深沉。

吴畏则远远地站在那边,表情为难犹豫,见李白龙望过来,露出苦笑。

李白龙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离开,吴畏犹豫片刻,还是留在原地。

于是便没有再管,李白龙回过头来,对着熊敬炎说道:“熊师兄,好意心领,你不必留在这里的……”

虽然六大派地位等同,可他一個灵御派区区分舵舵主,在锋林火山天骄面前根本没资格说话,强行凑上来,说不定就要堕本派威风。

对方只是淡淡回道:“好奇,想看看,李师弟不必管我。”

卫衡兰见他如此,心中微动,想要利用一下灵御派的大旗,可转念一想,一个分舵舵主,又有什么能倚仗的,况且对方出于义气留下,自己若强行把他捆上战船,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说到底,还是自家人靠得住。”

卫衡兰低叹一声,再抬头时,目光冷下:“百花谷创派十二年,一直顺风顺水,世间的好事岂能尽是我们的,过了这一关,百花谷才算是大派!”

飞艇缓缓落下,悬下长梯。

有两位翩翩公子、富贵王孙飘然而下,身后还跟着一位面容清癯的黑衫老者,眼中神光内敛,明显是打手之流。

周围刀枪如林,甲士致礼,威势沉凝显赫,衬得百花谷区区数人形单影只,犹如庞大阴影下的渺小虫豸。

“连仙子,卫仙子,姜仙子。”

说话的人风度翩然,一身蓝锦云袍,笑容和煦,谦恭有礼,对三人一一问候,显然事先做了功课:“小可行至途中,听得探报,说百花谷诸位正行诛魔之事,此乃正道义事,岂能不加以援手?万望各位不要嫌我多事。”

众人虽知他不怀好意而来,可锋林火山天骄以礼相待,她们也不得不客气还礼,而后便听那闻人琢介绍道:“这位是十六王爷的世子。”

皇族?

卫衡兰心中一凛,不好的预感弥散开来。

那位世子玉袍金带,形容潇洒,气度尊贵,惊艳的目光从卫衡兰等人脸上扫过,旋即收敛,礼数周道:“区区闲人,诸位有礼。”

“卫女侠。”

见礼之后,闻人琢并不兜圈子,他挟大势而来,岂会遮遮掩掩说话。

只听这位宗门天骄扬声道:“本门仰慕百花谷针工织法甲于天下,诚心相邀、加盟事业,前日有老奴无状,得罪诸位仙子,致使谈判无功而返,今日受山主特遣,小可挟诚心重礼而至,万望答允。”

来了。

卫衡兰淡淡道:“迟老先生礼数兼备,并无失礼处,只是百花谷门派微小,产能规模有限,无法满足贵派需求……”

“此事本门已尽知,也有两全之道。”

闻人琢淡笑道:“锋林火山富甲天下、巧匠无算,治下人口众多,足可协助百花谷扩大规模、提振产业,小可今日,正是为此而来。”

这话连二师伯都听懂了。

接受投资,由锋林火山协助扩大产能,甚至扩展门派规模。

但是……

要做狗的。

卫衡兰淡然道:“兹事体大,须得掌门师姐回来定夺。”

“自然。”闻人琢微笑道,“小可有的是时间,能等杨仙子回来。毕竟前日接的线报,说临县地界有知名武人私通魔门事,小可也正欲调查清楚……”

众人心中皆是一震。

来了。

闻人琢乃是六大派天骄,做事说话,直来直去,根本不曾弯绕,目光突然凌厉,直指李白龙:“毕竟,说贵派李少侠私通魔门,可真是不得了。”

连月遥刚要说话,便听李白龙淡淡道:“阁下若有证据,请去官府举报。”

他话音未落,闻人琢身后的黑袍老者目光凌厉,神念径直压来:“锋林火山天骄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吗!?”

连月遥拂袖挡下神念压制,怒视此人。

李白龙不疾不徐,淡淡道:“本人是江北解元、本朝举子,又是云骑勋爵,军武功名皆有,即使在京师之中,也有说话的资格,锋林火山天骄好大的排场,也敢让军功举人闭嘴吗?”

那老人被反将一军,刚想冷笑,便听闻人琢说道:“奚老,不必动怒,李师兄说得对,而且除此之外,他其实也有在我面前说话的资格,毕竟无缺之月,在我们这些六大派天骄耳中,也算有名呢。”

被称为奚老的老者知道少主性情,便凑趣道:“老夫有所不知。”

“确实,这可是本朝秘辛。”闻人琢淡然道,“这位李公子,曾有机会拜到玄元宗张真人门下、成为其开山首徒。”

这还真不知道!

奚老这次真的正眼看了一下李白龙,连一直云淡风轻的世子也面露惊讶——玄元宗只有一个张真人……乃是斗部之主、下任掌教!

将来老掌教卸任,便是道子,统御玄元道门!

他的开山首徒?

“是啊,杨谷主手眼通天,此事本来几乎板上钉钉,然而这位李公子心肠极好,想要走之前为家乡父老做些事,便跑去临县治污理水,还写出了一片惊天动地的好文章……”

闻人琢望着李白龙,眼中闪过一丝讥诮。

“这文章实在太好,名动朝野,为计相所推崇,而后重臣们发现,这位即将成为玄元宗下任道子大徒弟的年轻人,不仅武学天资卓绝,而且拥有近乎天授的理政之能。此等人物,不让他在朝堂做官,难道要让张真人梳理完玄元宗武藏之后,再让他的弟子将道门政务梳理一清吗?”

他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

“于是天地合力,硬生生地断了他的通天之路。”闻人琢望着李白龙,微笑道,“否则今时今日,我见了他,得恭敬三拜,口称师兄呢。”

“老夫懂了。”

奚老望着李白龙,叹息道:“天下竟然有如此蠢货。”

“是,只是因为一群贱民……”闻人琢说道,“所以此事,我等六大派天骄尽知,这位无缺之月,实在是我们口中的……笑柄。”

奚老哈哈大笑起来。

锋林火山的甲士们应和哄笑,声震四野。

恶意和嘲笑席卷而至。

百花谷众人气得浑身发抖,哄堂大笑中,有声音打破平静。

“傻逼。”李白龙淡淡道,“你妈死了。”

笑声瞬间消失,众人表情愕然,闻人琢的笑意僵在脸上,他甚至觉得自己听错了,继而,怒火高涨:“——你说什么!”

甲士们杀意汇聚,重压而来。

李白龙摊手:“没说什么。”

奚老怒意勃发:“你竟敢辱骂天骄?”

“没骂。”李白龙面不改色,“锋林火山难道要冤枉人吗?”

“冤枉你?”闻人琢怒意上涌,他本以为折辱一番李白龙,便能让对方心浮气躁、让自己掌握主动,谁知这厮竟……

他冷笑道:“以我的身份,会冤枉你?这里的人都听到了,李白龙,你辱骂本门天骄,便是侮辱锋林火山,我现在就能让人……”

“他没骂。”

声音切入,同样平静。

“你是何人,敢……”

质问的声音行至途中,便告消散,众人目视之下,熊敬炎上前两步。

“灵御派说,他没骂你。”他淡淡道,“锋林火山,不要仗势欺人。”

推荐阅读:

陆轩夏紫烟 唐朝小农民 我真不想当首富啊 伪造上神 重生北宋之我师兄岳飞海旭 大晏缉仙司 唯一性召唤法则 梵天纪元 天衍大红人乌云遮月 苟道修仙:我在魔门长生秦枫 安澄澄魑炎 开局重瞳至尊骨,圣女给我做侍女秦千古秦凡 阴阳鉴宝师 兽夫,太磨人! 官道权术:下派后问鼎仕途巅峰! 满级法医穿越成小可怜 古代老公不好惹 代婚 星夜可期 英灵卫宫的综漫之旅 剑葬三千界 梦倾紫宸宫 我的影子是食神 就算天道来了,我也能跟他五五开羊吃狼 本少好低调 我家将军是个狼人 蜀中龙庭传 九零后守山人 李翔林诗雪 化神戒 最强坏人系统 骨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