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清明【大结局】

第637章清明

随后,张无风又讲述了很多相关古玩,字画等方面的东西,这一餐饭,一直吃了很久很久。

一直到,王晓韵的电话打来,问房子的事情,这餐饭,才算是结束了。

到这个时候,张无风也发现孙菲菲转账的四千万,已经到账了。

和之前的那些钱算在一起,已经有五千多万了,这些钱,已经购花了。

对于这些,张无风比较满意,而对于这次前往缅甸之行,张无风已经不打算让孙菲菲去了,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很简单。

因为,孙家其实并不是依赖玉,这一点倒是和梦中梦的那些不同,而是孙家人的遗传病是绝症。

不过,张无风知道,华佗五行针,肯定,还在那里。

所以,地下河,他是会去的,但是,只会是他一个人。

其实,如今就算是没有华佗五行针,在简体版和繁体版天空之城的配合下,张无风也依然能够做到逐渐的强大,随后将这些人全部治疗好的。

这个世界,又存在谁为谁而改变呢。

这些心思之下,张无风和王晓韵说这话,然后定下了房子。

“呵呵,这么快就买下别墅了?”

“是啊,别墅自然是要住的,离你那也不远,嗯,之前说的话,其实都是真的,没半句谎言。

我的针灸水平,其实可以治疗好你们家族之人所有的遗传病绝症,所以,你其实不需要去缅甸的。”

“你——你知道我要去缅甸?”孙菲菲大惊,便是孙蓉蓉,也都十分惊讶。

这件事,她们刚定下来,也就老方知道,而很明显,老方和张无风,这才是第二次接触。

“忘记了说了,除了这些实力之外,我还比较了解河图洛书,周易八卦。”

“你……”

“别墅很大,欢迎你们来做客,治疗你们呢,钱就不用多出了,我会前往缅甸弄一大批翡翠原石回来,保证里面几乎百分百有玉,所以你们的玉石店,可以往大里开。

至于钱,其实也不用算的那么清楚,你在我家乡投建一座摩天大楼以及宿舍一体化的职工宿舍楼等,整体花费无论是多少,那些玉石,保证都会超过十倍百倍利润。

至于我,有了别墅和苏茹之后,我已经别无所求,该安顿一下就安顿一下,剩余的生活,就是我和苏茹的幸福了。

公司落成之后,我会研制一种天风酒,这种酒,能强身壮体,效果不错,可以大卖。

除此之外,我会写一本,名叫《武帝重生》,就是写一个叫李玄的现代武帝宗师,修炼形意十二形,破碎虚空,去了域外魔法世界追求武道巅峰的故事,这,会是我心目之中的梦想。

因为,毕竟一直以来,我都深爱着写作这唯一的爱好,无论前世,今生,都依然如此。

而且,其实,我本身,也是一位国术宗师武帝。

……”

这会儿,张无风说了很多话,这些话,则让孙菲菲等人都愣住了,连苏茹甚至都有些呆滞感。

这,似乎,太震撼人心了。

“好,你既然这么肯定,也有这么宏远的蓝图,我自然也再无话说。老方说,你是我们孙家的救星,果然……”

“那,现在,陪我一起去买房吧。”

“买什么房,孙家有不少别墅。”

“不,保利十二橡树庄园别墅,那里,是我心中理想的家园。”

“你这人,真是有些莫名其妙。”孙蓉蓉有些看不懂的说道。

“莫名其妙,也不错……”

……

当晚,雷声阵阵。

梦中梦的记忆里,今晚,并没有打雷。

只是,今晚,却打雷了,而且雷声很大,也很恐怖。

手机,在午夜里响了起来,抱着苏茹入睡的张无风,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风儿,家里这边下午打好大的雷,把你电脑烧了,而且因为电信机房被雷劈了,电话也不通,到刚才彭英姐打电话来,我才知道电话原来通了,这就给你打了电话来。”

“妈,电脑烧了没事,家里还好吧?”

“家里自然没事,下午我村里的胖子来修,他说主板烧了,硬盘也烧黑了,很多电阻被击穿了,什么数据都没了,那怎么办啊……儿子,你不是写了本《天空之城》的稿子吗?存了很多稿子,这可怎么办呢?”

“……妈,没事,那本书火不起来,所以我不写那本了……明天,儿子回来给您个惊喜……”

“嗯,不写……你好好休息吧,你之前总是说累,干脆好好休息一些日子,你和小兰离了,家里也没什么地方用钱的,你也没那么大的压力……”

朴实的话,总是很动人心。

直到很久之后,挂断了电话的张无风,一直默默无语。

《天空之城》的稿子,丢了。

而这本书,他的超强的记忆,却依然有些模糊了,他记不得夏小言,也模糊了莎莉凌儿的印象。

而或许唯一记得的,就是杨晓兰的选择性失忆,在曾经的龙王庙的往事。

“不记得也好,有些事情,发生和不发生,就是在冥冥之中转变的。”

张无风自言自语道,这个时候,他似乎可以看见,虚空之中,杨晓彬,在微笑。

随即,张无风陷入了曾经的那个梦中梦的往事现场。

……

张看了看杨晓彬,他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冷静。

这个时刻,似乎之前的一切回忆,都不曾存在一样,但是无论是杨晓彬,还是张无风,却都心知肚明,但是也都没有说出来。

两人相视很久,一种恐怖的气息逐渐的在两人的身上升腾了起来,在同一个时刻,在同一个瞬间。

“对于你成长起来的一身实力,我很佩服,只是如果说神算子是属于幽暗古堡之人,那么他之前为何还要在我面前装死,有这个必要吗?”张无风冷声道。

他在等待时机,等待他体内的所有力量的汇聚,等待着冲击这最后的一个层次。

而杨晓彬也同样在等待,等待同样的一个结果,所以他同样的只是冷笑一声道:“在你面前装死?你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以为你算什么,你以为你就是天下第一人吗?看来无数的胜利和顺畅,让你的心,也跟着失去了失败和颓废的性格,从而一味的夜郎自大。

神算子,也就是我师傅,他只不过是在冲击命运桎梏的时候,被反噬了,至于算命,通过推算一个人的命运,固然损伤极大,但是同样的,在不断的损伤和恢复之下,才可以逐渐的成长起来,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而多数推算命运之人,但凡有些名声的,都是知道这一点的,只有你,才会不知道!

这样一来,你还认为,神算子会在你这样的人面前装死?对于他而言,当初的你是什么,你什么都不是,连蝼蚁,都不是!”

杨晓彬说的很是气势恢宏,那种强大的精神压力,带着这每一字每一句,更是升腾起一股冲天的狼烟,让人不寒而栗。

这些话,字字珠玑,句句振聋发聩,给人极强的冲击力。

但是张无风本心不变,心态沉稳,面对同样恐怖和强大的敌人,张无风丝毫不乱。

他当然明白,天空之城的降临,只剩下一天了,而这个杨晓彬,或许就是最后的障碍。

这,已经不是杀,和不杀的问题了,而是成功和失败的问题。

这个世界,不存在失败者,因为在这样的条件下的失败者,唯有灰飞烟灭,唯有化作宇宙尘埃之命。

所以张无风没有半点懈怠的气势,反而同样气势凌厉,傲然站立。

如果说杨晓彬是一柄顶天立地的巨刀,那么张无风此刻就是一柄气贯长虹的巨剑。

两者,丝毫没有半分退让。

“哼!笑话,无论是蝼蚁还是非蝼蚁,都没有关系,如果蝼蚁可以冲破命运的桎梏,那么蝼蚁就不再是蝼蚁,而那把我当做蝼蚁的存在,只会在我面前,连蝼蚁都不如!在这个时刻,你,我,都已经即将跨入原罪之境,这个境界,先不说存在于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的结局,但是你能确定,你真的能承受这个境界所带来的压力和冲击力吗?

还有,你只是认为,作为普通人的爱情,就一定没有绝对的能量,不能抵挡一些所谓的七情六欲的摧残,那么,我告诉你,源于生命的真爱,是可以创造奇迹的,如果爱,那么即便是爱情消失,爱情的烙印,也依然存在,不会因为一份心动,而去做出背叛的事情。

我承认,救了杨晓兰,让她失去了爱情,但是她真的失去了爱情了吗?她失去的,只是她自己。

所以,今天,无论生,死,胜或者败,结局,不会有什么两样。

如果让我选择,我会依然选择救她,如果她选择背叛,我依然不可能接受!永远,都不可能!

这就是我给你的答案!当然,如果可以冲破命运的牢笼,如果可以真的回到过去的话,如果真的一切可以重新开始的话,那么,我甚至会放弃和杨晓兰最初的开始!

这,就是我真正的心事,不会因为忏悔,悔悟,痛恨等等等一切,而选择接受。

这个答案,你,可满意!”

张无风的声音如雷贯耳,气贯长虹,庞大的能量翻滚,引起天地震荡,这个情况下,杨晓彬竟是后退了一步,脸色顿时变得更加的难看了几分。

“你,果然无情无义,果然心胸狭窄,果然真正的不懂爱!你只一味的苛求别人怎么怎么,难道你自己做得很好吗?如果你真的做得很好,那么结果还会是这样的吗?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不是你让她不满在先,那么结果会是这样吗?

就好像我的女朋友,呵呵,不错,我没有能满足她,才让她躺上了别人的床,那是因为,我自己没有本事挣钱,在之前只能让她和我一起吃苦,所以我虽然愤怒,但是仔细想来,确实是我没有能力守护她,所以——”

杨晓彬说到这里,微微怔了一下。

“你说得很对,这次的关于爱情的言论,也是我们的心的突破的言论以及挣扎。你明白,她跟着你受苦了,这是你能力不足,但是真的是这样吗?所谓莫欺少年穷,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一个追逐于眼前的利益的人,即便是目光长远,也不过是局限于几年,几十年甚至人生,但是出离星球之类的之后呢,出离了时间和空间之后呢。

无论有爱无爱,可以背叛一次,就绝对可以再背叛第二次,背叛了两次之后,以后背叛的次数,就会无限增加。

没有所谓的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

没有所谓的坚贞,坚贞是因为受到的诱惑不够。

一个巴掌拍不响,拍在墙上就响了,排在自己身上,也会响,这个很正常。

你擅长推算,我也擅长推算,那么你将我打回过去,将一切重新推算,你自己仔细的体会一下,到底你是该同情我,还是该同情你堂姐。”

张无风原本锋芒毕露的气势,此刻完全的凝滞了下来,然后回归于平静,显然,这些话,也让他自己的内心,完全的平静了下来,因为这些话,并不能算是他的感受,但是一定能算成是他的感慨。

对于这个世界,忽然之间,张无风觉得自己看淡了很多。

因为,按照这个爱情的定义,当一切推算出来之后,当一切衍化出来之后,所谓的爱情,又会剩下几何?

爱情,是一个很平淡的词,但是也是一个很深爱的词语,需要人去苦苦追寻和探索,整整一辈子。

真正的爱,确实是无限的付出而不需求回报,但是一味的付出和另外一方无限的索取,那么就会形成一种奴隶式的循环,最终就会上演成为一场悲剧。

而真正的爱,是互相之间的那种付出和给予,是风雪之中的温暖,是大冬天的阳光,是下雨天一把伞的相互退让结果导致双方都被淋透却感觉温馨和幸福;而不是一方的付出而另外一方尽情的糟蹋,不是一方省吃俭用而另外一方大手大脚,也不是一方淋着雨而另外一方站在伞下认为这是理所当然。

这不是爱情,这是对于爱情的亵渎和糟蹋。

张无风的心,完全的平静了下来,而平静了下来,再回想过去的点点滴滴,张无风忽然间无比的平静,甚至是对于当初,估计报复孙菲菲的行动,也只觉得无比的幼稚和无聊。

因为,究其根本,孙菲菲的爱情,真的有多深,这始终是张无风不愿意真正的去面对的,也是他不愿意真正的去扛下的。

而如今,当要突破到原罪之境的时候,这一切,都毫无保留的呈现了出来,并且形成了心中最为坚实的,需要打破的壁垒。

“张无风,你……”

杨晓彬断然没有想到,这一刻,张无风似乎如同参悟了一般,竟然直接身上绽放出了淡淡的光晕,蓝色的,那种让人心情平静的,如同大海一般安宁的颜色,让人唏嘘。

“你想动手,你就动手吧,我忽然间想明白了,你对我有仇恨,是因为我沾染了你的因果,如果真要踏出这一步,那么我确实该化解掉这个因果。”张无风平静的说道。

“你真这么想?”杨晓彬眼中杀机一闪,顿时毫不犹豫,手中的光芒一闪,一道光剑出现在他手中。

接着,他的光剑陡然一挥,一道凌厉的光芒射出,绿色的光芒,一下子没入张无风的脖子处,接着,张无风的头颅飞了起来,一股鲜血喷洒了三尺长。

“你——你为什么不还手!你竟然真的看透了!罢了,之前,我有推算过,你陷入对过去的回忆,就是我对你们最初的感情的了解,后面的,我基本上也一清二楚,所以这个结局,并非是我想要的,而且,原本的那一份声讨,确实不该。

其实,我也不过是在强词夺理,也不过只是因为一颗护短之心,这些原本都正常,所谓强者为尊,实际就是这样,但是你的彻悟,让我受到了感染,我无法控制我杀你之心,因为我其实已经明白,我已经为他人所利用,但是,我还是可以帮你一把的,无风,姐夫,张大哥,这最后一次喊你,之后,你将真正脱离别人的算计,真正的走出别人算计推衍的布局之中!

是的,张大哥,这一切,其实从那次旅行开始,就是一个局,你在睡梦之中,精神游离出体,闯入了这个局中,然后看到了你的未来发生的一切,所以有的时候,才显得有些不真实!

所以,你即将面对的,就是你自己的重生!

你要相信,真正的东西,从来都是靠自己的双手去争取的,而不是别人的馈赠!而这次对你的馈赠,只是因为,我自己同样的看透了这个局,但是我已经和神算子的灵魂融合,已经无法挣扎出来,所以,我必有一死!

如果,你回去了,可以突破命运的桎梏的话,那么一切就会好起来的。

改变了命运的发展,如果没有出现毁灭者,天空之城将不会降临!

你,懂了吗!“

杨晓彬努力的说着话,这些话,他每说一句,他便会吐出大量的鲜血,而这些话,则是让张无风整个人完全的颤栗了起来,因为,杨晓彬的话,让他所有的疑虑和担忧,完全的消失了。

心中所有的不安,也都完全的消失了。

他其实一直就在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但是当杨晓彬亲自告诉他,他落入了别人的推算之局,了解到了未来的动向的时候,他才真正的翻然大悟。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其言也真。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杨晓彬并没有说谎,所以他说的一切是可信的,因为说出了命运,真正的命运,所以他遭到的反噬,原罪之境的他,刹那间化作一个血人,然后颤抖着,即将崩溃消失。

而张无风,则是在这个刹那间,感受到了另外一股坚定不移的强大的精神冲击,这股精神一举进入他体内,让他身体颤栗,颤抖,并且很快的壮大。

他的身体前方,出现了一道特殊的强大的虚影,这道虚影有着东南西北四大方位的虚幻的龙影,这些金色的巨龙身影闪烁着,就像是一朵盛开的金色莲花,这朵莲花娇艳美丽,气势惊人。

“呼~~~~”

忽然间,四条黄金巨龙各自朝着中心地方的张无风喷出了一口龙息,这股金色的力量渗入了张无风的体内之后,张无风感觉到的那种莫名的压力,似乎在瞬间松动了。

张无风的身边,顿时有了许多的让他颤栗不已的能量,这些能量,似乎在一点点的破裂,消散。

忽然间,张无风一口精血喷出,顿时清醒了过来。

他站在原地,看向四周,身边,依然是那条清冷的街道,而并不是大学宿舍的那个木板的床上,他也不是看着床上上铺的那个床板。

此刻,张无风真正的感觉到自己是清醒的,是真正的活着的,这份感觉,和原本的那种强大的实力在身的感觉,是完全的不同的。

相比之下,现在的他,才感觉有些真切。

“既然,杨晓彬说,我是误入了别人的推算,那么别人对于未来的推算,了解到我是那一段时间的‘主角’,所以我在所谓的车祸之中,是可以不死的?

那么,现在,我到底是延续了之前的我,还是我直接从大学宿舍,将精神离体从而在这个过去的‘未来’存在了呢?

事情,似乎变得复杂了很多。”

张无风迟疑了一下,然后晶力一扫,晶体空间依然存在,里面的东西一点不少,都安静的躺在那里。

而唯一有些不同的,就是晶体空间的大小,已经强大到了另外一种层次了,而晶体空间之中的那个晶体晶核,已经从绿色的晶核,完全的转变成为蓝色的晶核了。

“不管是我是从过去直接出现在了现在,还是一直就是真正这样经历过来的,总之,我就是我,我依然是我!这一点可以肯定。

而既然命运已经不可以改变,但是又撕破了命运的桎梏,那么事情会变得怎么样,有什么异常的变化吗?”

张无风迟疑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天空,忽然间,他发现,天空竟然一片蔚蓝,似乎这里的空气等等,都变好了很多?

张无风下意识的拿出了手机,手机上面的时间显示,却是新年临近的一天。

“今天,菲菲该生了,我也该回去了。晓彬,一路走好。”

张无风看了看虚空,那里,他似乎看到消散后的杨晓彬,正在朝着他微笑。

张无风转过身来,朝着远方走去。

……

曾经的那个场面,豁然间消散。

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看到了杨晓彬的笑容,也由此终于明白,他,这才是真正的回来了。

原来那一场战斗,杨晓彬已经胜利了,却故意失败。

“这个世界,可惜,已经再没有杨晓彬这个人了,不过,我会记得你的,我会,为你立一块坟地。”

“无风,你在说什么呢?”

“没说什么,苏茹,想听故事吗?”

“嗯,好啊,无风,你抱着我讲吧,你的怀抱,很温暖,我就想一辈子被你抱着。”

“这是自然。”

……

“这个故事,名叫《天空之城》,他的主角,是一个名叫李玄的人。

他曾经一度落魄,一度……”

张无风讲述着,那些场景,似乎历历在目。

而这时候,他才明白,他虚拟出来的天空之城,主角李玄,其实就是死去的杨晓彬。

替代了他,走向消亡的那个人,那个,杨晓兰的,并不存在的弟弟。

历史,终究在改变之后,湮灭了一个不该存在的人,换取了一切的稳定和平衡。

“呜呜……”

苏茹的哭声,泪水,洒落一片。

这,是个感人至深,是个让人灵魂颤栗的故事。

……

清明,张无风牵着苏茹的手,伫立村边的荒山上。

前方,是一块坟地。

那里永远宁静,除了哭声与鸦声。

野草,像一首凄凉的诗,没有韵脚,随心所欲。

坟地,一层远古的寂寞。

墓碑上,雕刻着生和死的两行名字,一立,就是千百年。

又下起了雨,张无风也无法说清,这是第几个清明,又是第几场雨。

一座坟墓,埋葬了一个简单而难懂的故事。

人生,被压缩成了短短的一行。

“杨晓彬,他,不寂寞。”苏茹声音低低的说道。

“是啊,他,不寂寞。”张无风牵着苏茹的手,转身。

如今,都市依然平静,而他,已然名动天下。但是,每个清明,他都会带着苏茹,来看看这块荒坟。

传说中有一种荆棘鸟,一生只唱一次,那歌声比世界上所有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优美动听。

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她就在寻找荆棘树,直到如愿以偿。然后,她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最尖的刺上,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歌喉。

在奄奄一息的深刻里,她超脱了自身的痛苦,那歌声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

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址:m.

推荐阅读:

变成神明后…… 帝台春姝 七零之为了好生活每天都在哄疯批澜雅澜 长公主殿下,督主他又放肆了 让你等救援,你改造火星? 物种不同怎么谈? 住对面的漂亮姐姐 从吞噬星空开始的无限化身 雪地微仰 恐怖复苏:鬼的味道,我知道! 穿成偏执男主的早死白月光 原神前世:我竟是姜国太子龙阳! 娱乐:正经导演,从杨蜜青涩开始 在古代开私房菜馆 掌中婢逃了 全职法师:吾妻黑天鹅,梦境沉沦 恶女当妈,拒绝鸡娃 综漫:我大夏无神?荒天帝了解下 东京:魔法少女终将是手下败将 程骁秦葭谢逅吕士春秋 带着影视系统重生香江 修仙:从卖身为仆开始 冬日越轨指南 都离婚了,谈谈恋爱怎么了? 我都是鬼帝了才开始诡异入侵? 民国:给少帅当老师,忽悠他造反 他给的实在太多了 长生仙缘从善恶图开始 诸天无敌剑修 网恋被骗八百次 李余朱元璋汝宁公主兔豆子 在乙女游戏里成为战斗大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