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鹤陨

白鹤生丹顶,初啼青山巅。

初啼随风去,白鹤依青山。

黑蝉在那片黑光之中,仿佛从水中浮现的凶物,与那像是捕食一样的丹顶鹤一触即分。

一片静寂的涟漪在它们相触之间的那处虚无泛起,‘荡’‘波’开来。

鹤身有些散‘乱’,在风中盘旋、重新缔结。

黑光在那一触之后缩上了许多范围,黑蝉也隐藏的无影无踪。

夫人手托着的诰命印,双眼闭着,仿佛与整个世界共通融。

又一声轻啼,轻啼让人心神清宁,白鹤从那虚无之中重新化生。盘旋一圈后,落向那一片乌光,乌光之中一只六翼黑蝉飞起,有尖刺般的兹兹声响起,那不是用耳朵听到的,而是直接响在了思感之中。

黑蝉迎着白鹤而飞,这次出现的黑蝉看上去小一些,但是却更加的凝实,它绕着白鹤而飞。

时而触撞,时而绕飞。

鹤长啼,蝉嘶鸣。

这一战,从黄昏到月升。

天空之中冷月高挂,山中静寂无声。

薄薄的夜‘色’,正在见证着着这一切。

无论是白鹤还是黑蝉,都已经小了许多。

鹤声依然清宁,却弱了不少,就像此时的夫人一样,她坐下的竹马已经散为一地,她自己站在地上。这样下去,她是注定无法逃的,在一开始,她就知道不可能逃得了。www.jdzre.com 风云小说网

远方,突然有两点星光一闪而逝。

黑暗之中赵瑜突然冷声道:“结束了。”

六翼黑蝉发出尖锐的鸣声,鸣声之中,黑蝉的六翼之上竟是浮起一抹白‘色’,凶悍的撞击在白鹤身上,白鹤悲鸣一声散去,夫人手中的诰命印刹那间暗淡无光,并有丝丝黑气缠绕其上,黑所迅速的朝夫人的手指缠绕上去。

同时黑蝉朝夫人飞落扑去。

“夫人。”

声音从虚空之中出现,一个骑着黑马,散披着黑发,穿着一身厚厚黑衣‘女’子从虚无之中冲出,手中一根闪耀着梦幻般光华的长鞭朝黑蝉卷去。

“哼。”赵瑜怒哼一声。

正待有着动作,却突然脸‘色’一变,迅速的朝头顶一指点去,她手指上附着的那点浓郁煞灵光辉强大无比,仿若要将虚空‘洞’穿。

一根青翠‘欲’滴的松枝从虚空之中挥打而出,青松枝挥过的虚空‘激’起层层‘乱’流,让青松枝变得不真不实。

指、枝相触,‘波’纹顿散。

青松枝缩了回去,不远处却有一个扎着许多鞭子的青年现出身来,他只是看到赵瑜一眼,便笑道:“蛊神之名,名不虚传,他日再来领教。”

青年这一回头,已经让赵瑜看清了面容,他不同于汉族之人的相貌,而是极北草原上人的那种,耳朵上戴着一个在大耳环格外的醒目。

那边黑蝉被长鞭卷住,只见黑蝉身体一振,长鞭已经碎散,碎散的鞭丝却又灵动将夫人缠住,缠住的一瞬间,夫人便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女’所坐的那马背上。

随之那‘女’了一拔马头,黑马已经冲入月光下的虚空消失不见了,连一点灵力‘波’动都没有。

“想走。”

赵瑜怒道,两人突然的袭击让她有些措手不及,虽然她在两人还在远处时就发现了,但是却并未怎么在意。只是下了杀手击杀郑淑卿而已。

声落之时,黑蝉已经自虚空之中飞向青年。

那青年早已经拔下了数根头发,挥手洒入黑暗的虚空,身形消失不见。

而那边夫人所在之地已经空无一人,夫人消失之时正是那松枝出手偷袭的时候。正那一下的偷袭,让黑蝉飞向夫人时顿了顿,这才被那个突然骑着马,从黑暗之中出现的‘女’子用鞭子卷住了的。

“真是可惜,居然被救走了。”胖胖的‘女’孩撇了撇嘴说道。

赵瑜冷冷的说道:“可惜什么,你不是趁机放了蛊吗。”

“原来师父看出来了。”胖‘女’孩笑道。

赵瑜看也没有看她,说道:“你的本事都是我教的,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就连你的月事来了怎么办都是我教的,你有什么心事我还能不知道。”

胖‘女’孩的脸‘色’在月光下并不能看出有什么变化,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越来越讨厌这种事事被人掌控的感觉。

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站在那山顶看着远处,并没有去追救走郑淑卿的人。

“师父,凭你的神通,杀一个郑淑卿怎么可能需要这么久啊?”胖‘女’孩再次说道。

赵瑜看了胖‘女’孩一眼,突然展开手掌,一只黑蝉浮现,黑蝉的六翼已经不再是透明的了,而是朦胧着一层白雾。

“区区一个郑淑卿当然不值得我‘花’这么久的时间。”

“师父你借她诰命印中的官命煞灵炼元神黑蝉。”胖‘女’孩惊讶的说道。

“还不算蠢到家。”赵瑜颇为得意的说道。

胖‘女’孩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我准备闭关一段时间,到时我的元神黑蝉更进一步,就不会再那么受林则徐的总督大印压制了。也能去沐家老宅之中,与沐家一起商量一下灭杀林则徐的事了。”

月光勾破空角,夜风吹散了山顶的人。

远方,那还太阳还未落下之时。

四辆马车走在路上,拉车的身上只有修行人用灵眼才能看到一着淡淡的光芒,那不是真马,而是纸马,原本的马早已经在那一场大火之中死了。

这纸马拉着万里行疆车平稳的走在大路上,易言不再坐在那辆拉货的车上,而是坐在林氏小姐所在车子,虽然没有坐进车子里面去,但是却坐在车把式坐的位子上,与车子里面的林氏小姐愉快的说着话,不时的听到林氏小姐的笑声,易言心中也是甜滋滋的。

突然,后面传来一声惊呼,声音听在耳中是那么的悲痛。

紧接着一个人从后面冲了上来,扑倒在林氏小姐的车子面前,车子顿时停住了。

“小姐,小姐啊……”

易言跳下车,不知道云帆这是怎么了。

“云帆,怎么了?”林氏小姐从车中下来,皱眉问道。

云帆抬起头,竟是已经泪流满面,双眼赤红。

他举起一面镜子,满脸悲痛的说道:“我爷爷,我爷爷已经死了。”

“什么。”林氏小姐失声道。

易言心中一惊,暗道:“不是只是染了些风寒吗,怎么就死了。”他不由的朝后面的车子看去。

云帆跪在地上,抬头举起镜子说道:“爷爷传来消息说,被赵瑜截杀,夫人,夫人命在旦夕。”说完他又哽咽了起来。

易言听了云帆的话,突然醒悟过来,他这些天来心思不在这上面,现在一回想,夫人的样子呆板而略失生气,分明是一个假的。这可以骗骗别的人,也可以骗那些远观的人,但是却不能骗到近在咫尺的易言。

“夫人和四管家早已经离开了,不在这里,但是现在却被赵瑜截杀。”易言心中惊讶的想着,赵瑜的拥有什么样的能力,易言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却知道她很强大,他对于自己请神之后战胜赵瑜没有半点把握。

“她怎么会找到夫人和四管家的,她们应该会很小心的隐藏着才对啊。”易言再次想道。

“是他,是易言。”突然云帆站起来,用手指着站在一边沉思的易言大声的说着,他双眼赤红,眼底恨意汹涌,说道:“爷爷说了,一定是有人告密传讯了。易言被赵瑜抓去过,中了她的蛊毒,一定是他向赵瑜告的密。”

易言在林氏小姐看过来时,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他连忙说道:“不,没有,怎么可能,我都不知道夫人和四管家离开了。”

易言快速的解释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夫人只是一个替身木像在这里,你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这几天,你一定是故意装着不知道。”云帆大声说道。

确实如此,凭易言的敏锐感知,他不可能不知道的,但是这些天他的心思根本不在那里。

林氏小姐眼中也出现了怀疑,她声音有些冷的问道:“真的是你吗?”

“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我之前没有注意。”易言连忙说道。

“没注意?谁信啊,这里除了你与赵瑜那个魔头有联系之外,还有谁可能联系到她,你身上中了他的盅,一定是她‘逼’你,或者是其实你一直就想来这里报仇的。”云帆指着易言大声的说道。

易言心中闪涌生愤怒,他吼道:“我没有。”

然而,他朝别人看去,却发现了其他的人眼中都是不信任的神‘色’,而那些护卫甚至已经握紧了武器。

“你没有,没有,那你说夫人暗中离开,隐秘的前行,怎么可能会被赵瑜截住?赵瑜怎么会知道夫人离开了的。”

“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反正不是我。”易言大声的争辩,不敢看林氏小姐的眼神,却又忍不住去看,但是看到却是冷漠与怨恨。

他争辩的声音顿时减弱。

“我听爷爷说过,你本来有去庐山白‘洞’书院和留在罗宵山修行的机会,但是你都放弃了,却甘愿来这里当一个下人,如果不是心中有仇恨,如果不是怀着目的而来,你怎么可能放弃两个那么好的机会。”

云帆的话都是事实,以前的易言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现在听他一说,却猛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无从争辩,看着周围不信任的眼神,心中的愤怒慢慢的冷去,化为一种窒息的痛,尤其是看到林氏小姐带着仇恨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缓缓的说道,几乎是哀求般的语气说道:“真的不是我。”他顿了顿,没有人回答他,他继续说道:“如果你们不相信我,那我留在这里也没有意思,我这就离开。”

“事败就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云帆冷冷的声音在易言转身时响起,刹那之间,仅有三名护卫个个兵刃出鞘。

易言的余光之中竟是看到林氏小姐手中也多了一个卷轴,他记得在被沐川困在火海中时,她就曾拿出过这个。

他的心脏刹那间就像是被人紧紧的捏着,那种窒息的感觉让他的脸通满了血,显得有些狰狞。

原本快要消失的怨戾之气再次涌生,在心中来回‘激’‘荡’、盘旋、汹涌。

他微低着头,冷冷的说道:“我要走,谁也拦不住。”

推荐阅读:

都重生了谁还做舔狗 深渊橘猫饲养手记 熔烬 被反派听见心声后人设崩了 古代网红美食店建设指南 重生八零旺夫小辣妻林夏陈家河 竹马是粘人精(女尊) 穿成道士绑了五条悟 我在恋综里疯狂通关恐怖游戏 我一普通人,你要我造机甲? 精灵:开局捡到希罗娜 铠甲:开局就是满级的端木将军 武侠:我只想练武 万劫剑帝 穿书真千金,持系统凭亿近人 救了三个神经病后我成团宠了? 地下城怪物图鉴 跳楼陪葬后:我解脱了,他后悔了 每个月都有几天不太对 某柯学的方块大作战 随军海岛之七零小甜妻 年代文大佬的娇妻重开了 华娱从演员成为导演 娱乐:我只想咸鱼,结果资本找虐 困庭珠 红楼之我的生活有经验 娱乐:杨蜜婚房,求我暴击 欢迎来到节操动漫社 南来北往:穿剧七零女配有系统 LOL:当你将一切做到极致 洪荒:开局获得无量经 奥特:从诺亚开始的金属生命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