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都市战云 第八节 洪荒之歌 虎影之谜

甬州市,东临东海,是华夏东南地区重要的港口城市,又因紧邻魔都上海,享受了丰富的市场资源,所以十几年前就一跃成为之江省的第二大城市了。

刘峥和罗志坚从上海出来后,就赶往了甬州,这里也有一位需要招募的超能力者,从备案表上了解到,这个人可以操控声音的能量。

他们按照地址,来到他工作的写字楼,然后找到了本次任务的目标人物。

赵旭,41岁,甬州人,是当地一家装修公司的老板,在刘峥出示证件,并说明来意后,赵旭在宽敞气派的大会客室里接待了他们。

听赵旭讲,他在二十出头年纪的时候,曾有一日清晨在海边看日出,却阴差阳错之下进入了海市蜃楼,在重重迷雾他到了一座孤岛,岛上有一头奇怪的巨兽。据赵旭描述,那巨兽形似一头牛,却有房子那么大,头上无角,而且只有一条腿。赵旭见巨牛伏地酣睡,似乎没什么危险,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居然胆大包天地摸了它的头,结果巨牛立即惊醒,张嘴吼叫起来。怪兽的吼叫声大得如同一道惊雷在赵旭身边炸响,顿时把他震得昏死过去。等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自己一人躺在岸边的礁石上,神秘瑰丽的蜃楼世界早已消失无踪了。www.zjknu.com 苦瓜小说网

赵旭原以为那只是个梦,但怪事却接二连三地发生在他身上。首先是他的声线完全不一样了,音域变得非常宽广,不管什么歌都能唱得很好听,刚开始他以为这只是变声而已,所以并不在意,还打算当一名专业歌手。可是后来他发现,每个听了他歌声的人,都会无意识地模仿歌曲里的内容,直到某一天他阻止了一个听了他的苦情歌后决定自杀的女孩,这才直到事情的严重性。十几年前全世界对于“超能力”这个概念还很浅薄,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非常恐惧,生怕别人以为他是什么妖魔鬼怪,所以从此再也不敢唱歌了,而是转行去发展实业。

装修其实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行业,赵旭能在这个行业里站稳脚跟,跟他的声音也有很大关系。只要有他出马的谈判或业务洽谈,成功率都非常高,再加上他本人踏实肯干,手上团队又从不搞偷工减料这一套,所以他的公司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也逐步发展成如今甬州当地工程业务量最大的企业之一了。

而步入不惑之年的赵旭,也早已娶妻生子,如今是两个孩子的爸爸。

刘峥必须承认,赵旭的声音确实非常好听,浑厚内敛的男中音既温和又不失男子气概,不管说什么,都能让人产生一种信服的冲动。

“后来我自己查了资料,在一本古书中有一段记载,我至今依然记得: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

我认为那个地方应该就是书上所说的上古洪荒之地流波山,见到的怪兽就是夔牛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会有这种奇怪的能力。我去特群办备案的时候问过当时的工作人员,他们也没法解释,反正事情就是这样了。”

”好的,赵总,我们问完了。”刘峥说完就站起来,示意罗志坚他们该走了。

”你们请等一下!”赵旭也站了起来,对二人道,“很荣幸赵某的名字能上特群办的招募名单,只是我拖家带口的,实在是脱不开身。不过我非常愿意为国家效力,如果真有用得着我的时候,请及时联系我,我一定参加。”

赵旭有稳定的事业,有儿有女家庭完满,刘峥早就料定他不可能加入组织,自己这一趟铁定又是白来了。此时听他没有把话说死,那就是愿意在特殊的时候出手相助了,倒也算有些收获,至少比那条醉麒麟好得多,刘峥露齿笑道:“好,有赵总这句话,我们的目的就算是达成了,谢谢。”

刘峥他们的第三站,是去黑龙江省的五常市。关于这次的目标信息,傅神州给的资料表基本上就是空的,除了有个大概的地址外就只有详细资料栏上的四个字:

深林虎影

冬天的黑龙江冷得吓人,一天的最低气温达到了零下26c,刘峥试过把一瓶矿泉水扔到屋外,不到10秒钟就冻成了一个大冰坨子。所幸刘峥有内功护体,罗志坚的共生体抗寒冷能力也非常出众,所以才不至于让这两个地道的南方人在东北冻出毛病来。不过即使如此,他们还是从商场里买了能买到的最厚的棉大衣裹在身上,轻易不敢出门去。他们历经千辛万苦才抵达了目标所在地,五常市西北边靠近太平岭的一座小山村。

东北的山民见到外乡人的机会并不多,热情地邀请他们上家去唠唠,在享用了一顿极为丰盛的东北美食后,刘峥二人在和山民们聊天的过程中,了解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这五常市隶属于哈尔滨的行政区划,地质构造位于两个地槽区,即大兴安岭褶皱山带和长白山、小兴安岭褶皱山带中间的台地上,又与松嫩平原接壤,所以当地的林木资源非常发达。往北和往东都是大片大片的深山老林,这些地方因为地质气候极其恶劣,又有猛兽出没,所以基本没人进去,甚至连春夏之日,山民们也只敢在林子外围采摘些山蘑,打点小野兽等。

据看守山林的护林员说,他曾经在林子边见过“虎大仙”,这头老虎能像人一样直立行走,在沟壑林立的山岭上奔跑跳跃如履平地。东北人对“家仙儿”、“黄胡白柳灰”这些一直都比较相信,听护林大叔说得玄乎,就全都信了,从此这“虎大仙”的名字就在附近的几个村子里传开了。

刘峥和罗志坚对视了一眼,都觉他们要找的人,估计就和这“虎大仙”有些关系。

两人在村长家里留宿一晚,第二天晌午,他们带齐了村民提供的保暖用品、登山装备、干粮等,装了满满两大背包,决定进山去看个究竟。

进山的路崎岖难行,有的地方积雪很深,气温又异常寒冷,这给他们的探索工作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到了后来,罗志坚干脆变成了怪物形态,他在学校的时候就经常穿梭于树林之中,所以即使一个人扛走了所有的重物,也没有影响他的速度。刘峥轻装简从,运起内功跟在罗志坚身后,速度比刚开始的时候要快了很多。

罗志坚给自己的怪物形态想了个吊炸天的名号,叫“饕餮”,因为他曾在良渚文化村游览的时候见过青铜鼎上的饕餮纹,觉得非常威武霸气,特别符合他英俊非凡、卓尔不群的气质。而刘峥有别的看法,他认为罗志坚的怪物形态实在太丑陋了,像巨大的节肢动物,所以给他取绰号叫“人虫”,并决定把这个名字坚决贯彻到底。

他们一路往林子深处跑,一路大喊大叫造出动静,尝试把那个所谓的“虎大仙”给引出来。正如山民们所说,这林子里确实有不少猛兽,刘峥已经见到好几条孤狼和花豹了,山鸡野兔什么的更是不计其数,而且他能清晰地感知到,有不少饥肠辘辘的食肉野兽就远远地坠在他们身后,只是因为摄于刘峥和罗志坚强者的气质,才不敢冒然上来袭扰。

等到了中午时分,两人一无所获,饥肠辘辘之下只能生火做饭,一大碗兔肉汤、几块压缩饼干下肚,再喝上几口山民家酿的烧酒,浑身舒泰,刘峥和罗志坚就在篝火边坐着补充体力。看来今天注定要铩羽而归了,东北的天黑得很快,4点多太阳就下山了,吃完东西后就要准备往回走,林子里实在太冷了,他们可没打算在这里面过夜。

“嗯?”刘峥心中一动,马上站了起来。

罗志坚见状认真起来,不一会就听到了林子深处传来的动静,不由得咧开大嘴嘿嘿笑起来,看来他们运气不错,第一天就碰到了“虎大仙”。

“唰唰唰。”

刘峥听到了脚踩在雪地里的声音,还有树木枝叶晃动、积雪落地的声音,野兽沉重的呼吸声。树林里有一个矫捷的影子在绕着二人快速移动,似乎在试探他们的反应。饕餮形态的罗志坚敏锐地感受到了敌意,变得焦躁戒备起来,喉咙里发出恐怖的“咕噜”声以示威胁,而林子里那个生物,也发出同样低沉的喉音,两边还未见面,就已经产生了对峙。

刘峥见状连忙拍拍罗志坚,朗盛道:“这位前辈不要见怪,我们这次来是专程找你的,绝无恶意。”

听到刘峥的话,森林里传来枝丫断裂的响声,接着一道暗黄色的声音腾空而起,卷起飞散的积雪,跳到了离二人不远的岩石上,传说中的“虎大仙”,终于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人形的老虎,而本来就是个人,只是他套着一身由老虎皮毛鞣制的轻甲,头上还戴着虎头面具,远远看去还真像一头斑斓猛虎。他居高临下地审视着两个陌生来者,闷声闷气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哦,我们是国安局的。”

刘峥说罢从口袋里拿出工作证,手腕一抖就甩了过去,心中暗叹下次回去得找老傅要一本铁做的证件,或者发一块和古时候一样的官府腰牌才行,自己这本塑料证件,再扔几次肯定得坏。

“虎大仙”接过证件也不翻开,只看了看封面便知这是真的了。既然明确了两人的身份,他也就不再隐瞒身份,主动脱下了面具。

面具底下是一张俏脸,高鼻梁双凤眼,目光如电,两道剑眉斜如鬓,英气十足。没想到在山民口中神秘莫测的“虎大仙”,居然是位英姿飒爽的中性美女,而且看她的年纪顶多也只比刘峥大个几岁而已。

刘峥楞楞地说不出话来,罗志坚也目瞪口呆,什么时候解除了饕餮形态都不知道。他们不是没有见过美女,只是在这种场合,完全出乎意料地出现这么一位充满了野性魅力的女子,给他们的冲击太大。两个人互相看看,都觉这事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虎美女”把他们带到了自己的住处,那是一座由石块木料搭建起来的小屋,屋后有一块不大的田,只是早已被白雪覆盖了,再远一点的地方有一个小雪包,似乎是一个坟墓。屋里陈设非常简陋,却很温暖,美女给刘峥二人泡了自制的花茶,便坐在旁边看着他们。

这美女进屋后就脱去了身上防寒用的虎皮衣,露出小麦色的健康皮肤,看她落落大方的坐着,丝毫不显局促,想来并不是山野村妇这么简单的。

刘峥从包里拿出特群办的登记文件,递给美女,自我介绍道:“我是之江省钱塘市特群办工作人员刘峥,这是我的同事罗志坚,我们这次来,就是想邀请你加入我们的团队。”接着他就把组建国家保卫力量的事说了一遍。

美女沉默地听完刘峥的陈述,思考了一会,终于也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清亮中略带一丝沙哑,和大部分本地人不同,普通话说得颇为标准。

女子姓安名婧,原本和丈夫都是五常当地的森林公安干警,太平岭这片林区就是他们的管理范围,这里平时人迹罕至,所以工作并不多,无非就是一些预防山火、记录野生动物数量之类的简单工作。可是在十年前的一次日常巡逻中,他们竟然发现了一群荷枪实弹的外国人。

为了查明原因,夫妻二人就悄悄跟在他们身后,一直到了森林深处他们的营地外,看这些人又是罗盘又是地图的,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结果他们在准备潜入营地的时候没注意触碰了警报装置,受到了这群外国人的追杀,二人在逃跑的途中安婧不慎失足坠下了山崖。安婧从昏迷中醒来时,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山洞,这个洞似乎是一个古代宗教的祭坛,里面供奉着一尊奇怪的图腾,虎头人身,看上去甚为诡异。

等安婧从遗迹里爬出来,回头再去找营地的时候,只发现了丈夫的尸体,而那群外国人似乎是从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留下任何一点蛛丝马迹。在深山老林里,安靖根本没有能力把丈夫的尸体带出去,而他们这对小夫妻感情一直很好,膝下无子父母又都早亡了,安婧除了自己的丈夫再没了任何亲人,便想着干脆不走了,要死就死在一起。

结果到了夜晚,安婧发现自己居然能看清周遭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能听到最细微的昆虫爬行声,而且整晚都没有一只饥肠辘辘的野兽敢接近他们。到了第二日,死志已去的安婧便在林子里的一片空地上安葬了自己的丈夫,又自己搭建了这座小屋,从此独自生活在这里,再也没有离开过。

“感谢两位小兄弟的邀请,只是外面的世界对我早就没有任何留恋了,唯一的心愿就是陪在他的身边,所以...抱歉了。”安婧对刘峥二人鞠了个躬,婉拒了邀请。

刘峥认为这件事还有转机,就问道:“安姐姐,你能带我们去看看那个遗迹吗?”

安婧为难道:“这当然可以,只是,后来我再去那个地方,却再也没有见过我掉下去的山洞了。既然你们想去,那就去吧。”

果然,三人到了安婧所说的遗迹地址,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刘峥把狴犴的感知能力放到最大,方圆1公里、地下100米的范围清晰可见,同样是一无所获,因此刘峥推测那个遗迹所在地,应该是一处秘境,安婧从悬崖上摔下来,不知怎么正好符合了进入秘境的条件,她这一身奇怪的能力,应该就是从遗迹里继承来的。那群外国人恐怕也是在找这里,只是始终不得要领,进不去罢了。

在他们返回小屋的时候,刘峥又提议去拜祭一下殉职的大哥,在坟墓前,他继续劝说道:“安姐姐,我曾听一个笃信佛教的好兄弟说过:当逝者感受到太过强烈的思念,就会被困在世间,无法往生极乐,投胎转世。难道你不希望大哥去找个好人家吗?姐姐,你也是时候向前看了,如果大哥在天上看到你这样折磨自己,也绝对是不会同意的。”

“是啊,姐姐。”罗志坚在旁附和道,“再说了,难道你不想为大哥报仇吗?你只有走出林子,加入特群办,才能获得更多的信息,找到你的仇人呀!”

正是这句话,彻底打动了安婧的内心,她犹豫了片刻,对二人道:“你们说的有道理,让我再考虑一晚上吧。”

当晚,刘峥和罗志坚就在小屋里留宿,而安婧本人则在丈夫的坟墓边待了整个晚上。当天亮的时候,安婧睁着一双熬得通红的眼睛,终于同意了二人的邀请,决定加入“国家保卫力量”。

推荐阅读:

全球洪荒:开局顶级先天神魔 带十万大学生保卫皇城! 娱记101:我能看见照片价值 当偏执心灰意冷后 四合院:家父京城巨富,全院破防 化身小撩精,禁欲降爷坐不住了 天与暴君和金钱要素 废太子的失业生活 人在航海,我的妹妹是罗宾! 她善良又无辜 穿越废土:从维修动力装甲开始 躺平:老婆修炼我变强 吞噬星空:地球复兴计划 末世多子多福,开局捡到四大校花 扶光入沧海 暗星之上 无限:诸天终焉之旅 穿越大秦,万朝万代风云巨变 九零之天才反派的咸鱼小姑姑 皎皎,你也不想…… 我带凡人女子修仙长生 重生七零,嘎了渣男后我带飞全村 克苏鲁世界:我在那开诊所的日子浅子稚 开局硬刚系统,王漫妮成我舔狗 玄幻:收徒变强,我竟成最大反派 玫瑰藏在刀锋里 人在东京,开局替房东太太开锁 错将太子当工具人后 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 仙君在星际 死遁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百米谁为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