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都市战云 第九节 小傀儡师

成功招募了安婧以后,刘峥手上的名单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了,于是几个人一合计,干脆一起行动,把最后这个人也搞定,再一起回钱塘去。

当天三人就走出密林,返回了来时的小山村。

刘峥他们进山的时候只带了一天的口粮,根本没准备过夜的装备,结果整晚上没回来可把这群淳朴的山民给担心死了,以为这两个年轻人恐怕已是凶多吉少,此时见他们不但安然无恙的返回,还带出来一个俊俏的大姑娘,都是啧啧称奇。其实安婧算真实年龄的话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在林子里独自生活的这十年,似乎根本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依然还保持着二三十岁的相貌,也难怪山民们完全没有把她往“虎大仙”那个方向去想。

在辞别了山民后,刘峥一行三人从黑龙江乘飞机从华夏疆域的最北边飞到了南方的粤州省,他们需要招揽最后一个目标,就生活在大名鼎鼎的武术之乡-佛山。

要说佛山,那真是太出名了,历史上出过无数的武林高手,最出名的就要属叶问和黄飞鸿了,影视剧里那招经典的“佛山无影脚”更是把这座城市推到了接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位。

不过今天他们要找的人,可不是武林中人,或者应该说,他擅长的能力并不是武功。www.zjknu.com 苦瓜小说网

最后这张备案表,记录的信息总算是比较完整的了,关于这个叫“慎安鹏”的人,文字记录得相当详细:

慎安鹏,2008年出生,父母双亡,由祖父抚养长大,乃是战国时期墨家学派最后的继承人。当年墨子去世后,墨家一分为三,其中相里氏之墨(秦墨)继承的是墨家的机关学,邓陵氏之墨(楚墨)继承的是武学,相夫氏之墨(齐墨)继承的是机辩义理之术。这慎姓一脉,相传最早是始于墨子的亲传大弟子禽滑釐(qinguxi),乃是最最正宗的墨家继承者。慎家虽属于邓陵氏墨派,但其祖上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传说中早已失传的《墨经》,学到了书中由墨子亲自撰写的机关术。为避免另外两个流派的争夺,以及自己门派内部的觊觎,慎家家祖当机立断选择逃亡。

不过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他们在逃亡路上遇到了截杀,慎家人虽奋起反击仍不免死伤惨重,仅寥寥数人逃到了当时的南海郡,也就是现在的粤州,于是他们就假托姓陈,从此隐姓埋名地生活了下来。

随着时代的变迁,墨家早已彻底退出了历史的舞台,而传承了两千多年的慎氏一脉,也早已人丁单薄,如今也只剩慎安鹏这一根独苗了。

慎家老汉天分不足,无法窥得《墨经》中的机关术真传,只学到了一点皮毛,在佛山给人做木匠活,靠着微薄的收入养育孙子,前些年听说政府那边登记奇人异士能给补贴,就找上门去,在特群办登记了自己和孙儿的名字。备案表里的详细信息,就是当时由慎老汉亲自口述的。

“我的妈呀,08年出生的小孩,现在才8岁。刘峥,你确定我们要找的人是他?”罗志坚看完了表上的内容,不可思议地问道。

“不知道,去看了再说,老傅同志不至于在这种方面马虎的,说不定这孩子天赋异禀呢?”

安婧也看过了慎安鹏的资料,若有所思道:“我年轻时候看过一本记录墨家的书,里面写到墨子早年是一位工艺极其精湛的机关大师。有一回楚国想要攻打宋国,就请天下第一匠师,鲁国的公输盘,也就是我们说的鲁班,帮忙设计和打造攻城武器。墨子听说后楚国攻宋的消息后很着急,就去劝阻楚王,但楚王不听劝告执意要打,墨子无奈只能找来鲁班,当着楚王的面,两人以腰带为城墙,木片为攻城器械,现场演练了一把攻防战。结果鲁班把所有攻城武器全部用完了还是没能突破宋国城墙,而墨子的守城手段却还剩下很多。”

墨子是土木工程方面的专家,这一点刘峥以前就了解过,但没想到他居然比鲁班还要厉害!就是不知道这位刚上小学的小朋友能学到几成水平了,看来这趟任务,还是能有所期待的。

他们按照地址找到了慎老爷子的木材店,却发现这里早就改头换面成了其他店铺,问了周边的邻居才知道渗老爷子在几年前就因病去世了,这个店也盘给了别人。有了解情况的人还告诉他们,慎家的小孙子当时被民政系统安排给了当地一户人家收养,可是听说这孩子从小就被爷爷宠坏了,性格非常叛逆,根本不服管教,也很少回寄养父母的家,而喜欢住在他爷爷的破房子里。

在了解了这些事情后,刘峥他们又找到了小慎上学的地方,向校方打听孩子的情况。据老师反映,孩子的性格确实存在缺陷,非常孤僻,又暴躁易怒,常常和同学打架,班主任在上门家访后才知道孩子的家庭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不过除了性格方面原因外,慎安鹏的头脑非常聪明,学什么都特别快,基本不用花太多时间,就能取得优异的成绩,这也间接让学校放松了对他的管教。

因为当天是周末,所以刘峥等人从学校出来后,就直接去了慎家的故居,那里是南庄郊外城乡结合部的一片平房区,这里的大部分年轻人都在广州或南海工作,大部分房子都已经空了,还住着的也都是一些老人。

刘峥站在门前敲了敲,里面没有回音,他从窗户外往里瞧瞧,发现房子里虽然狭小,但整理得倒也整齐,桌上柜子上放着很多的木料和奇奇怪怪的工具,慎安鹏应该不在家里。

就在三人谈话间,就听背后传来警觉地问话声:“你哋系边个啊?”

三人寻声回头,就见不远处站着一个男孩,正冷冷地盯着他们看。

刘峥笑道:“你是慎安鹏吗,我们是...”

话音未落,小男孩转身就跑,几个人不明就里,只能一路追了上去。男孩瘦小灵活,又对周边地形非常熟悉,在房屋的空隙里跑得飞快,三个人跟在后面,一直跑了好几百米,才在一片危房中间找到了他。

慎安鹏现在不跑了,而是把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用普通话问道:“你们是哪里来的吊毛,敢动我家的东西?”

“嘿,小子,毛长齐了吗就敢这么说话?”罗志坚一听就不爽了,刘峥连忙拉住他。安婧对男孩柔声说道:“安鹏你别怕,我们不是坏人。”接着她就把三人的来历说了一遍。

慎安鹏还是一脸戒备,皱眉道:“特殊人群办公室,我又不是神经病,你们找我干什么?”

刘峥无语,估计这孩子把他们当成周星驰电影《功夫》里那个精神病院的了,只能补充道:“我们是国家政府部门,这次是想邀请你...”

“少骗人了,哪个单位会找小孩子啊?”慎安鹏还是不信。

刘峥耐心地回答:“是这样的,我们是一个超能力组织,而你作为墨家的继承人,《墨经》的持有者,正是我们需要的...”

“哈哈!哈哈!”慎安鹏大笑。

刘峥皱眉,这孩子的性格真不讨人喜欢,如果不好好引导,恐怕以后长大了会走上歪路。

慎安鹏笑了一会就停下了,尖声尖气地说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果然是为了《墨经》来的,你们害死了爷爷,现在又想来骗我!”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木珠子,手指在上面按了几下,也不知启动了什么机关,周围的几个破房子里立刻传来奇怪的声响。

“我准备这个陷阱,就是为了对付你们这些坏人!”

男孩话音未落,破空声四下响起,刘峥三人连忙躲避,原来所站的区域全部钉满了筷子长短的木刺。周围几幢房屋的门窗纷纷炸碎,十几道黑影向他们扑过来。

只几个呼吸,最先的一个黑影已冲到了刘峥面前,刘峥一脚将他踢倒,定睛看去原来是个和成年人个头相当的木头人,手里握着尖锐的刀具兀自挣扎着还想站起来。刘峥脚下用力把木人的头踩碎,可那木人对少了脑袋这种事毫无反应,挥刀向刘峥的腿砍来。

“小心,这木偶有些门道!”刘峥大吼着提醒另外两人,连出几招把地上的木人打得粉碎。

罗志坚见这周围没有别人,浓稠黏液滚滚涌出,把他包裹成狰狞的怪物,狂笑着把眼前的木人撕成两半,接着拔腿向慎安鹏扑去。

这些木偶设计得极为精巧,不知是用什么能量驱动的,没有提线没有支架也能挥舞手中的兵器发动攻击,但毕竟这些只是没有思想的死物,对付对付正常人还行,在超能力者面前就起不到任何效果了。

见罗志坚变身动手,丁略和安婧便主动退后,站在一边没有再次出手,安婧还在罗志坚背后叫了一声:“阿坚,小心别把孩子吓坏了。”她第一次在密林里看到饕餮的时候就被那副尊容吓得不敢靠近,至今还心有余悸。

饕餮满嘴的獠牙和恐怖的外形还真把慎安鹏给吓得不轻,他再怎么聪明,毕竟才不过7、8岁,正是最害怕妖魔鬼怪的时候,尖叫一声撒腿就跑,边跑边用双手在木球上一阵乱捏,围住刘峥安婧的几个木偶全都掉头冲向了罗志坚。

罗志坚在饕餮形态下,身体里的暴力因子急剧飙升,见那些木人全都挥刀攻来不惊反喜,伸爪抓住最前面的木人,倒提起来就是一通狠砸,把周围的几个木人全部砸碎。他见身边再无一个完整的木偶,便把手上的残骸一丢,仰头发出震天巨吼。

安婧退后几步,走到刘峥身边耳语道:“刘峥,有个问题我憋了好久了。阿坚他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能变成这么恐怖的怪物?”她踌躇着说道,“难道他...不是人?”

“是人是人,绝对是人。”刘峥尴尬地摸摸鼻子,然后把罗志坚的情况大致说了说。

听完刘峥的解释,安婧才讶然地点点头:“哦...太神奇了,我们的身边原来就有外星人生活着,我一直以为那些都是假的呢。”

派来招募她的两名工作人员,一个是武林高手,另一个的身体里还住着外星人,安婧不知道之江一个省的特群办到底有多少这样身怀绝技的人员,她对这份新工作,开始产生了更多的兴趣和期待。

那边的慎安鹏见身后怪物这么凶残,更加无心停留,对着木球又捏了几下,6条木质假肢刺破背后衣服伸出来,把他小小的身体撑离地面,像一只蜘蛛向远处飞快逃去。

刘峥和安婧赶上来,把剩余的木人全部击毁,饕餮连续几个跳跃,几个呼吸就赶上了慎安鹏,一只手抓住他的脖领子,另一只手把木腿全部撅断。他拎小鸡一样把慎安鹏抓回来,见这小子还在尖叫挣扎,不禁烦躁地怒喝一声:“再吵我就把你吃了!”刚骂完就觉手上一轻,再看被他提在手里的男孩竟变成了个木偶,慎安鹏则滚落到地上又想溜。

安婧跑过去拉住了慎安鹏的手,刚想说话就见男孩手上的木珠子变成把匕首向她的手刺来,只好抓住他另一只手,一用力别在了背后。

慎安鹏吃痛,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道:“臭*子,放开我!”

安婧一巴掌拍在慎安鹏的头上,骂道:“小兔崽子,你要再敢这么说话,我真揍你了!”

慎安鹏捂着脑门,恶狠狠地瞪着安婧,咬牙吼道:“你敢打我头,我爷爷都没打过!”

“你就是给宠坏了才这么无法无天,我今天就替你爷爷好好教训你一顿。”安婧东北老娘们儿的彪悍性子起来了,虎目圆睁瞪了回去,“你再耍横试试?”

母老虎发了威,连刘峥和罗志坚都噤若寒蝉,何况是个小孩子。慎安鹏不敢再看安婧,而是流下眼泪来,不过脸上依旧是横眉怒目的,一副死不认输的样子。经过今天的事,他算是知道自己和真正的超能力者们的差距了,如果没有真正的力量做支撑,奇技淫巧也不过只是玩具罢了。

安婧将慎安鹏瘦小的身子抱了起来,男孩这一辈子还没被人这么亲昵的对待过,剧烈扭动着就要挣脱。安婧见他不听话,就伸手在他屁股上狠狠抽了几巴掌,慎安鹏张开嘴一口咬住了她的肩膀。刘峥和罗志坚怒气冲冲地想上来把这臭小子拉开,却被安婧伸手拦住。

安婧拥有和老虎相同的野兽直觉,她敏锐地察觉到了慎安鹏的孤独,所有的蛮不讲理、乖张凶狠,都是小男孩为了不受他人欺负才不得不拥有的伪装。他最后的亲人也离世了,这座城市,对他来说只是一座钢铁牢笼,这和原始森林里的自己是何其的相似。

这个孩子,太缺乏安全感了。安婧的心中泛起同病相怜的感觉,她拍着小男孩的后背,在他耳边柔声说着话,过了一会,就感觉到用力咬住自己肩膀的牙口松开了。

安婧又抱了小男孩一会,等他的情绪完全稳定了,才放到地上。这时的慎安鹏,身上再没了刚才的戾气,剩下的只有属于普通孩子的稚嫩和羞赧。

“给叔叔们道歉。”安婧拍拍慎安鹏的头,小男孩虽然很不情愿,还是说了声“对不起”。

刘峥和罗志坚齐齐竖起大拇指,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对付熊孩子果然还是得靠母性的光辉才行啊。

安婧微微一笑,又对慎安鹏道:“叔叔阿姨们真的不是坏人,你跟我们去钱塘,由我们负责照顾和培养你。”

慎安鹏闷闷地问道:“你也在那里吗?”刚问完脸就红了。

“在,我们都在。”

...

众人在佛山住了几天,办理了慎安鹏的转学和收养手续,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小男孩总算搞清楚国安局特群办到底是干什么的了。而刘峥三人也对慎安鹏有了更多的了解,这个孩子天资甚高,特别是在机械方面极有天赋,《墨经》中的机关术竟已被他学了个七七八八,特别是书中讲解的木偶傀儡术,他练得尤为精通,制作出的假人能靠太阳能电池和发条传动装置独立完成很多简单的工作。

他们在震撼于《墨经》中巧夺天工的各种机关技术的同时,也对慎安鹏未来的发展很感兴趣。局限于年龄的原因,慎安鹏还没有能力造出更庞大更复杂的设备,但他们所有人都相信,在不就的将来,华夏一定能拥有一位令全世界震惊的工程师。

几天后他们准备动身返回钱塘,临走前去给慎老爷子扫墓,慎安鹏跪在墓碑前面大声地告诉爷爷他要去很远的地方生活了,等他长大以后一定会把墨家发扬光大的,说完他对着爷爷的遗像磕了几个响头,站起身义无反顾地跟着刘峥他们走了。

男孩尖细的童音里带着坚强,和香火上的青烟一起盘旋而上,袅袅飘散在风中,爱他护他的爷爷,是不是真的听到了呢?

推荐阅读:

做卧底被男主逮后 在西幻世界 斗罗:从退婚开始逆天改命 你在戏弄我 海贼:这个时代名为红鼻子! 浮屠令 得罪过的皇子登基了 精灵:毒系训练家加入群聊 睁眼,到了奥特世界! 让你直播秀恩爱,你俩玩的真变态 斗破:从挥剑一万次开始无敌 从霍格沃茨开始的魔法之旅 直播打商战?可我只会打抗战! 折明月 你有毒吧![宝可梦] 大明:百岁修仙者,朱元璋亲爹 仙子她又渡劫失败了 炮灰王爷掳了个贴身侍卫 随军海岛之七零小甜妻 说好退圈,你登顶文娱之王? 谍战之一个骑手在满洲傲娇红尘 我的道侣来自未来 脸盲大佬今天动心了吗 综漫:最强房东,开局收留妃英理 三国:拥兵百万,你叫朕卸甲归田 萨摩耶成为狼王的陪伴犬后 从形意拳开始当西装暴徒 和吴邪结婚的第七年 听夏 在abo文里当炮灰女配[GB] 龙首战神凌皓 纯黑反派的逆袭——污名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