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异域扬威 第十七节 巷战

路上的行人很多,默多克在导盲杖的指引下走得很快,刘峥二人躲躲闪闪地坠在后面十几米,倒也不用担心会被发现。就这么跟踪了两条街,默多克忽然一转弯,拐进了路边一条小巷。两个人在巷口停留了一会,等到默多克走到了巷子深处,他们才走了进去。

默多克非常警惕,不时地回头张望,确定没人看到他以后,伸手扯松了脖子上的领带,收起墨镜,又把导盲杖一截一截拆开扎成一捆放进包里,此时的他脚步灵活,自如地行走在坑洼不平的巷道里,简直比正常人还要轻松。他拐个弯到了房屋后面,抬腿蹬在围墙上,用力一纵(shēn)跳到堆积在墙边的杂物上,伸手抓住房屋两边的消防通道栏杆,如猿猴般轻松地攀爬上去,登上二层的平台,一晃(shēn)就跳到了围墙后面,消失不见了。

这一幕正好被刘峥和罗志坚看到,两人飞快地对视了一眼,这律师果然不是普通人!

围墙后面小窄巷四通八达,默多克不知往哪个方向走了,两人略一商量,决定兵分两路继续寻找,看看这个人会去哪里。

刘峥朝着一个方向搜寻着前进,大约走了十几分钟没见半个人影,料想自己应该是找错了地方,想按原路返回却发现好像记不起来时的路了。地狱厨房在十几二十年前是贫民窟,除了街边的房子是后来修建的还算光鲜以外,处在中间的房子都比较破败。这些老旧建筑之间的缝隙四通八达,形成了纽约的暗巷网络,这种没什么人,又方便隐藏和逃跑的暗巷,往往便是一个地区罪恶的发源地和温(chuáng)。

刘峥要是个普通人,还真不敢随便进来,这个迷宫一样的地方很是脏乱不堪,生活污水横流,垃圾也扔得到处都是,墙角有便溺的痕迹,整个巷子弥漫着一股臭味,刘峥甚至还在一处堆满了废纸箱子的角落看到两个正在往自己手臂上注(shè)的流浪汉。

他又转过一个墙角,眼前的空间稍稍大了一些,不过依然不是出去的路,刘峥看看头顶长条形的天空,轻轻叹了口气,看来今天不当一回梁上君子是不行了。

“嘶——”

金属划破空气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刘峥来不及多想,脚下一转就离开了原地。一把匕首正插在他刚才站的位置,锋利的刀刃插入沥青地面足有一指,袭击者是个高手。

一道黑影几个起落就到了匕首所在的位置,微一屈(shēn)将它拔出,接着顺势蹬腿,靠着惯(xing)的力量再次向刘峥电(shè)而来。

刘峥脚踩四象步,使一招“抱残式”护在(shēn)前,左手斜向击出,格挡住对方刺向自己的匕首,却不想那刺客另一只手还反握着一把匕首,此时横切一刀划向他的咽喉。刘峥脚下使劲,人倏忽间向后退了一步躲过锋利的刀刃,抬腿向刺客踢去。那刺客(shēn)材瘦小,个子还不到刘峥肩膀,这一脚正好踢中他的(xiong)口,那人闷哼一声,朝后飞退。

嗯?这声音...她是个女的!

刘峥没有追击,定睛细看,只见刺客(shēn)穿一(tào)黑色的紧(shēn)衣,脸上带着个黑色的恶鬼面具,看不出面容,一头黑色的长发用布条紧紧缠住,利落地垂在脑后。她此时正用手捂着剧烈起伏的(xiong)口,想来是被踢疼了。

“喂,你是什么人?!”刘峥看她的打扮,还有头发的颜色,大概率是个亚洲人,就试着用中文喝了一声。

“取你(xing)命的人!”

他猜得没错,这刺客果然是个华夏女子,女刺客(jiāo)叱一声,再次向他冲了过来。只见她快速跃起,在空中一个扭(shēn)便接近了刘峥,手中的利刃须臾不离他周(shēn)要害。

刚才两人过了几招,刘峥就已经试出这女子武功不如自己了,就没有再用那些杀伤力过大的招式,而是选择与她周旋。那女子却是刀刀不离刘峥(shēn)体,丝毫没有想要手下留(qing)的意思,又过了几招,突然一个踏步,窜到刘峥(shēn)侧,手中的匕首携着一道白芒斩向他的后颈。刘峥扭(shēn)旋踵,左手上拦,右手内挥,一招“击鼓式”打中她的手臂。

女子吃痛,再次后退,刘峥脚尖轻点,掠到她(shēn)前,再使一招“捞月式”,右手疏忽而出,虚拿她后脑风府(xué),刘峥没想杀她,所以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使用内力,就算后脑被打中,也不过就是晕倒而已。那女子低头躲过刘峥探过来的手臂,顺势倒下,整个人几乎贴着地面快速滑行,眨眼间便贴近了刘峥,接着她轻磕地面,(shēn)体迅速攀升,手中兵刃刺向他的咽喉。

“卧槽,你来真的!”刘峥怒喝一声,也被打出了火气。他一把握住女子手腕,另一只手托住她纤细的腰部,把她用力扔了出去。那女子像只灵猫般在空中扭了个(shēn),轻巧落地,双手接连甩动,两柄匕首化作两点寒芒向刘峥(shè)来。

刘峥岿然不动,赑屃纹迅速发动,一块能量盾在面前形成,将匕首挡住。那女子双手再动,匕首竟然在空中拐了个弯,又飞回了她的手上。

“《纵鹤擒龙功》!!”刘峥瞳孔骤然紧缩,瞬间就明白这人是谁了。

他(shēn)体连晃化作一道虚影,下一秒就出现在女子(shēn)边,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那女子只觉一股磅礴的内力从手腕经渠(xué)冲进了体内,半边(shēn)体立时就麻木了,她口中嘤咛一声,再也握不住手中匕首,叮叮当当掉在地上。

刘峥伸手扯下她脸上面具,丢在一旁。再看那女子,其实也就双十年华,稚气未脱的脸上带着不服气的怒意,两只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刘峥,好看的嘴唇紧紧抿着。

“你是谁,和高夫人什么关系。”刘峥不知为何心跳得很快,一想到这女孩背后的人,就不(jin)有些激动。

女孩用力甩开刘峥的手,从地上捡起匕首收好,又开始瞪刘峥,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他现在肯定死了几十次了。

“是她派你来杀我的么?”刘峥再问。

女孩依旧一言不发,只是从夜行衣内侧的口袋中取出一段小纸条,赌气般往刘峥(shēn)上一丢,也不管地上的面具,扭头就走。她(shēn)形一闪上了墙头,回头又恨恨地瞪了刘峥一眼,一眨眼就消失在围墙外面。

刘峥展开纸条,只见上面有毛笔写着一行小字:

“第11大道,第47街,明(ri)午后。”署名一个“高”字。很明显,这是高夫人想要约他见面了。

......

而另外一边,罗志坚也遭遇了默多克。其实他并没有追上前者,是默多克主动在半路把他拦截住了。

马特·默多克用一块围巾把脸缠住,只露出了鼻子和嘴巴,西装也被脱下了,一(shēn)结实的肌(rou)膨胀着,把白衬衫撑得鼓鼓囊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跟着我。”默多克冷冷问道。

“神经病,我又不认识你,路过一下不行啊?”罗志坚果断否认,扭头就准备走开。

默多克当然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快速地挡在他面前。

“呦呵,你想动手?”罗志坚咧嘴笑了,他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最不怕的就是有人要找他打架了。

“你不说,我只好帮帮你了。”

“哦?那我倒真想见识一下你准备怎么帮我。”

罗志坚太激动了,这几天一直闲着,他感觉自己都快发霉了,现在正好有个能动手的机会,他哪里肯放过。为了坚定对方动手的决心,他搬出了来自球场偶像的经典垃圾话:“有一句话我一直想试试说出来是什么效果,今天终于有机会了——来试试啊,软蛋。(tryme,soft.)”

默多克挥拳就打!

罗志坚不躲不闪,也挥起拳头向默多克打去。

两个人同时命中了对方的脸,也都被打了一个趔趄。

默多克双手抓住罗志坚的肩膀,一用力想把他提起来扔出去,但罗志坚(shēn)体一沉,双腿像是长在地上一般,哪里掀得动。两个人双臂缠在一起,像顶牛一样寸步不让地角了一会力,罗志坚的力气更大一些,把默多克推到了墙边。

好个厉害的律师,默多克听声辨位,靠着手上的支撑力,整个人垂直着在墙上走了几步,直接翻到了罗志坚的后面,他半蹲(shēn)体,再像炮弹般弹起来,一拳轰中罗志坚的右侧肋骨。

罗志坚遭到重击,吃痛之下(shēn)体瞬间失衡。默多克迅速调整好状态,挥出一(tào)组合拳,接连击中罗志坚的头脸,接着一膝盖顶在他的腹部,又补了一记重拳把他击倒在地。

“呼..呼..”默多克喘着粗气,甩了甩拳头,这小子(shēn)手不怎么样,但力气很大,(shēn)体也够硬的,才打了几拳就把自己的手腕震得生疼。

就在他准备过去把趴在地上的人揪起来,再吓唬几下,获得自己需要的信息时,刚才还躺在地上的人居然自己站了起来。

罗志坚揉了揉脸,大笑道:“爽,好久没有活动了,我们再来!”

默多克虎吼一声,迅速上前重重一拳打在罗志坚脸上,可这个年轻人却只是偏了偏头,仿佛完全没有受到伤害,这简直难以置信。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接着他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心跳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罗志坚挥出一拳,默多克伸手抵挡,却被一股巨大无匹的力量撞得飞了出去。如果他能正常视物,就会发现攻击者的手臂竟膨胀到了非人的大小,表面还覆盖着一层深灰色的粘稠物。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你(shēn)上会有两个心跳声!”

默多克爬起来,听着耳朵里一快一慢两个清晰的心跳声,恐惧感慢慢浮上心头。

“哦,那是我(shēn)上的寄生虫。”

丹尼曾问过罗志坚共生体的事,还把刘峥那天说他长寄生虫的话讲了一遍,罗志坚觉得很搞笑,也很贴切,于是也常常拿这个理由自黑着玩。

默多克嘶吼道:“你这个怪物,快滚回去,别来荼毒我的城市!”

罗志坚被这话给气乐了:“哎呀,我说你还真是,过着穷光蛋的生活,(cāo)着市委书记的心呐!纽约市长敢说这是他的城市吗,你怎么这么牛(bi)呢?”

“你什么都不知道!”默多克怒喝一声,纵(shēn)而起再次扑了过来,可刚走了几步就又停下了。他微微侧了一下头,忽然说了一句:“我会找到你的!”便踩着墙壁登上了墙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呃...走了?这是什么(tào)路。

这下轮到罗志坚傻眼了,刚不还好好的吗,怎么说走就走了。

正想着呢,墙外面又跳进来一个人,他刚准备动手却发现是刘峥。

“你在这待着干嘛,人呢?”

“跑了!”罗志坚没好气地回答。

“跑了?”刘峥发现了罗志坚脸上的淤青,问道,“你们交手了啊,他厉不厉害?”

“那是相当的厉害~!不过比我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嘿嘿。”

刘峥也觉得普通人应该不可能打得赢饕餮这种怪物:“你个禽兽耐力评价都快满分了,估计我要是不用内力都破不了你的防。”

他们今天跟踪律师默多克,其实主要还是因为好奇,知道他不是普通人那就够了,既然他不怎么友好,两个人也就不打算和这人打什么交道,便说笑着准备离开这里。

远处的楼顶上,默多克正伏在(yin)暗的角落里静静听着两人谈话,直到他们走远,凭他的耳力也再听不到什么,才扯下头上的围巾,转(shēn)离开了。

推荐阅读:

帝台春姝 破梦 凡心动 NBA:开局融合约基奇模板 褪色暗恋 韶龄赋 月落吻潮 当红方玩家绑定hiro 节气食馐记 穿成龙傲天的同胞哥哥 一出好戏 绑定拼刀刀系统后小师妹彻底疯狂 反派怀孕了,我的[快穿] 长生武道:我有一个遗愿模拟器 完美替身[娱乐圈] 大国小公 心动缠绕 我见朝阳 怜娇奴,禁欲权臣夜夜宠 师姐只修无情道(倚天同人) 综漫:黄毛加身,开局炒了霞诗羽 水浒:我武大郎,开局杀人换寡妇 综漫名场面盘点:诸世最强生命! 风流赌神 都市剧:多子多福,开局爆炒夏雪 人在木叶写日记,女忍者幸福坏了 干掉同位体的路明非不可能被柴刀 米花市长的哥谭求生路[综英美] 世嫁 春夜妄想 念能力是养成系 她不臣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