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异域扬威 第二十七节 机关算尽太聪明

哈罗德·米查姆对着墙上巨大的落地镜子,正了正(xiong)口的领结。

这(shēn)打扮正是他上任兰德集团ceo第一天时候穿的,发型也是。虽然行头有些复古,不过管它呢,生活就需要有仪式感。

(shēn)后的电视上播放着今(ri)的新闻,主持人的声音清晰地传进他的耳朵里。

“现在我们把镜头交给贝蒂·布兰特,让她带来丹尼·兰德调查的最新进展。”

“主持人好。一名线人称,丹尼·兰德可能在用自己的公司走私了价值百万的非法毒pin,目前其正被看押在dea(纽约缉毒局),在未来几天他将收到包括制毒、贩毒、攻击警务人员等多项罪名...”

哈罗德走到沙发边,穿上西装,尽管他并不是故意在听,但脸上的笑容却暴露了他此刻愉悦无比的心(qing)。

“...这里是贝蒂·布兰特,由号角(ri)报前线带来的报道。”

“好的,谢谢你,贝蒂。接下来是体育新闻...”

哈罗德惬意地在巨大的办公桌前坐下,眼前的电脑屏幕里有一串串的数字在不停地滚动。

门外传来“叮”的一声,有电梯到达了,守在外面的保镖们没有吭声,来人(shēn)份不言而喻。

沃德·米查姆绕过门口的屋大维雕像走进了他父亲的办公区。

剪裁精致得体的藏青色西装让他显得颇为精神,像个成功商人的样子,但脸上的疲惫却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

哈罗德照例是不会管这些的,他招手让儿子到(shēn)边来。

“看到了吗?”他笑着指指桌上插满了数据线的平板电脑,“手合会的毒pin交易数据库!丹尼真是给了我一个好宝贝。”

沃德没有说话,抬头看着墙上的巨型电子屏。

“他提供了我们达成目标的必要数据。这是手合会制造新型毒pin的全部数据资料,他们的客户、运输路线,全都经过兰德集团。最关键的是什么呢,你看看,他们一直在利用兰德集团的隐藏账户,那里面有大量的现金,他们会定期把汇集好的钱转到一系列南美的离岸公司。呵呵,这个诈骗模式会让董事会的那帮蠢货犯心脏病的。我现在知道高夫人为什么总是紧咬着我们不放了,她需要兰德集团来运转这一切。”哈罗德激动地用指节敲着桌子,“账户是公司的,我们就有权限关闭它们,并且把这些钱全都追回来。”

沃德显得有些不置可否,脸上并没有露出多少兴奋的神色来。不过哈罗德早就习惯了他儿子的这幅苦瓜脸,这个蠢小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背后帮了他多少。

“你看啊,手合会克真是无处不在——兰德、罗克森、中城圈、布鲁克林、迈阿密、南美洲、亚洲...他们浪费了我这么多时间,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付出他们的一切!”

“可是...这些账户里的钱,加起来上十亿了。”沃德踟蹰着开口道,“我们这么做,他们绝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这会不会让(qing)况变得更糟?”

现在不同以往了,沃德。我不得不说你们清除公司内部制毒网络这件事干得漂亮,而且你知道什么吗?”哈罗德睁着血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沃德,“...高夫人失踪了!她失踪了!”

“那个女魔头撤掉了在我(shēn)边安插的钉子,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我自由了!现在我必须得做点什么,我被这些禽兽囚(jin)得太久了,再也不想失去哪怕一天的时间!”他有些迫不及待地站起来,在大厅里来回踱步,嘿嘿怪笑着,“太好了,接下来,我的死亡就不会再是什么问题了。”

“这就是你的计划吗,死而复生?”沃德满脸古怪。

“丹尼可以,为什么我不行?”

“...丹尼只是失踪,而你是癌症确诊,这不一样。”沃德走到哈罗德

面前,想让他的父亲冷静下来,“这样好吗,就...直接出现在公众面前?”

哈罗德一把甩开沃德的手,复活这个念头只要一出现在脑海里,他马上就会变得不管不顾起来,“我要重归世界了,沃德,现在是时候了。”

“父亲,世人都以为你已经死了,你要怎么解释?”

“哦拜托,沃德。我计划了13年,我会给他们讲讲最新的基因治疗技术,讲讲我们在冷冻领域取得的重大进步。”哈罗德又走到镜子面前,看着自己几十年不曾改变过的脸,发出了低沉的、梦呓般的感叹,“现在我又重新出现了——是的,一个崭新的人。”

沃德却不这么看,他感觉哈罗德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现在的人类见识过太多的超能力,没那么好糊弄。

“父亲,这太疯狂了。”

哈罗德豁然转(shēn),手指着沃德,话语中带着威胁:“我们把话说清楚,沃德。你之前也想和我作对,结果总是输。这是你最后一次加入我的机会,不然就只有我和乔伊经营这家公司了。”

“那么丹尼呢?”

“哈哈!你说丹尼!”哈罗德高声笑了,“丹尼现在是个彻彻底底的毒pin走私犯,我帮忙罗织的罪名够他把牢底坐穿。啊!对了,还有他那两个黄皮小朋友,听说他们是‘那种人’?没关系,再等两天我会联系swat(即特殊武器与战术小队。拥有先进技术战术手段的反暴力、反恐怖特别执法单位,美国用他们来对付超能力罪犯)去对付他们的。”

“父亲,我们都知道那不是真的。”

沃德·米查姆这些年一直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里开拓,在曼哈顿这座商业中心也算个人物,虽说不上是个好人,但同样也不是恶棍,再说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因此他本能地不愿去掺和这些严重的犯罪行为,对于哈罗德的做法他非常不认可。

“行了,别说了。这两个人留着只会是祸害,必须早点除掉,最不济也要把他们遣返回国,永远不准再踏足纽约这片土地。”哈罗德用力一摆手,强行打断了沃德的话。

“可是...父亲,你不能这样。你欠丹尼的,是他帮你摆脱了手合会!”

“哦,没错我会给他的葬礼送花的。”

沃德忽然反应过来,丹尼最近的状况急转直下,肯定有原因,而且这其中一定是一个大圈(tào)。“从丹尼回来开始,你就一直在耍他,是这样吧?”

哈罗德自顾自地收拾桌上的文件,把它们放进公文包里。他一分钟都不想多等了,他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现在就回公司去。董事会的人一定会非常欢迎他的回归的。

听到儿子的问话,他没有多想便顺口答道:“不不,比那可久远多了。我才不会眼睁睁看着那个小杂种拿走本该属于我的一切。”说完他抬头笑了一下,这个动作把沃德吓了一跳,他看到的分明是一个狰狞的怪物!

可这并不是最震撼的消息,哈罗德今天非常开心,面对屈从于自己的儿子,他也再没了任何顾忌,把心中的邪恶念头一股脑全都说了出来。

“哦对了,我今天找你,是想让你按照pad里提供的资料,把毒pin生产线重新建设起来,这块生意我们必须牢牢拿下。”

“...你说什么?”

沃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怎么能这样做,兰德集团不是他建立起来的吗?

“不管怎么说,那东西可是非常赚钱的,生产容易,原料也好找。更别说还有高夫人手里的解药,这样我们可以两边赚大钱。”

沃德看着这个本该是他父亲的男人,心中的仇恨和厌恶越积越多,像一把刀不停地切割着他的神经。

这个怪物,不仅控制了他的人生长达十几年,现在更是疯狂到想要完

全毁了他的一切!

怒火不可抑制地涌了出来,沃德像受伤的野兽般咆哮起来:“我拒绝!!你的控制,你的(cāo)纵...我受够了,我他妈不是你的洋娃娃!”

哈罗德看着沃德的眼睛:“是,是。我知道你的愤怒,但现在还不是发火的时候。我知道你想远离我,甚至巴不得我死。但是你要知道,我们离脱离手合会已经很近了,如果现在你像个受惊的孩子那样逃跑,会后悔一辈子的。”

“相信我,沃德...”哈罗德的语气软了一些,“只要我彻底恢复自由,我也放你自由,好吗,我保证!”

面对哈罗德的步步紧(bi),沃德完全没了在外面的那种意气风发,像个懦弱的孩子那样,拼尽全力才能发出一点属于自己的声音:“不行,兰德集团也是我的公司,你不能这样做...”

哈罗德怪叫一声扑上来,一把掐住了沃德的脖子,像蛇一般嘶叫着:“你有没有想过,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我夜以继(ri)地工作,就是为了让你能继承成功的果实,让你水到渠成,因为我想你能成功,明白吗?”

哈罗德的双手冰冷僵硬,像两只铁钳,沃德被勒得满脸通红,不得不用力点点头。

“真的?你违背我命令时候的样子可不像是明白的样子。我只是要你做一些简单的工作,你也给我说三道四!!”

他用力一推,沃德飞退出去,腰撞在办公桌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沃德惨呼一声,滑倒在地上,疼得直流冷汗。哈罗德缓缓走过去,蹲在沃德面前,轻柔地把手放在他的头上。沃德僵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又惹怒了对方,这个喜怒无常的疯子没有什么是不敢做的。

“如果你按照我的要求做事(qing),最终结果会对你有利的,沃德。我要你尽快恢复毒pin生产,再把那个该死的解药按配方制作出来。街上的流浪汉多得是,你随便抓几个回来试药就行了。”

“好的...父亲。”

哈罗德抚摸着沃德的头发,像极了温柔抚慰儿子的慈祥父亲,可当对象是个30岁的成年男人时,这一切就变得怪异至极了。

“沃德,你是我的儿子,我会让你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你合作一点吧,好吗?”

“好...好的。”

“我(ài)你,沃德,我非常(ài)你。”

...

“呜呕,你快别说了...我真的要吐了。”

怪异的说话声响起,哈罗德豁然抬头,向声音发出来的方向看去。

高高的天花板上,不知什么时候贴着一大坨青黑色的黏液,仔细看居然还会蠕动,那突然发出的人声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哈罗德刚要呼喊保镖们过来,却听门外惨叫连连,还夹杂着碰撞和殴打的声音,接着是一声巨响,一个胖大的人影从墙后面飞了出来,把办公区外的雕像撞得粉碎,摔在地上不省人事。

脚步声响起,一个年轻的亚裔男子转出来,施施然走进了办公区。7个带枪的保镖,每个都是退伍军人,而对方只有一个人,竟然来不及开一枪,就全被放倒了?

天花板上那一大团东西脱落下来,也慢慢凝聚成一个人形,同样是个亚裔年轻人。

沃德愣愣地看着忽然出现的两个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刘峥...罗...”

“我靠,沃德·米查姆同志,要是让外面的人看见你现在的怂样,不知道有多少花季少女要心碎一地啦。”

罗志坚嘻嘻笑着,径直向父子俩走了过去。

“是你…?”哈罗德回头问道。

“没有啊。”沃德自己也是一头雾水,这两人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哈罗德的手不动声色地握住了背后口袋里的枪...

推荐阅读:

重生成猴,拜师圣人 苏白我爱饮西施凉茶 正派师尊实在太不容易 万古李家:从养成太上老君开始 苏喜乐厉时航 巅峰王朝 师妹是废柴,信徒排成排 年代文里的甜月光 妖武:从氪命开始证道万古! 剑揽春色 人在大竹峰,悟性逆天,八岁飞升 港岛:开局杀兄夺嫂,我恶贯满盈 综漫:成为火子哥,一言不合发疯 沭河岸边青春往事 可恶,又被炮灰装到了![快穿] 小甜o带球跑后 我是自愿来上学的[无限] 荒年穿越成农家子,我有兑换商城 让你嫁入豪门,你搁这打螺丝? 快穿:被迫填坑的那些日子 人在综武,北离皇子 错撩黑心莲 大佬不孕不育,夫人却偷生三个崽 离婚后和前妻流落荒岛 长公主的佛系日常 开局落魄藩王,打造万界无上仙庭 战场外卖员:从亮剑开始 我的竹马五条君 我玩崩了乙女游戏[星际] 洪荒:老婆女娲,萌娃大闹紫霄宫 我是港城大佬的暗恋对象[八零] 做最惨的炮灰,训最烈的忠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