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异域扬威 第三十节 纽约大地震

丹尼·兰德如何运功疗伤暂且不表,刘峥和罗志坚在返回住处后也遇到了不速之客。

当时两人正在房间里讨论最近发生的事,刘峥忽然受到感应,从沙发上一个后空翻跳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向楼顶飞奔而去。罗志坚不明就里,不过他知道刘峥有感应周边事物的能力,便也紧紧跟在后面。

两人很快就跑到楼顶天台,就见皎洁的月光下站着一个少女,黑发黑瞳,似乎也是华夏人。这姑娘(shēn)高大概也就1米3-40,看年龄顶多是个初中生,不过明眸皓齿肤白胜雪,小小年纪就在往倾国倾城的方向去了。要是放在(ri)本,她这样的极品萝莉那还不得被冠以“四万年一遇美少女”或者“四十万年一遇美少女”之类的称呼啊!

正所谓:萝莉有三好,清音、柔体、易推倒。可刘峥二人面对的这位萝莉貌似不太好惹,因为她脸上的神色完全不是这个年龄该有的(jiāo)憨样子。

少女眼中(shè)出锋利的寒光,说出的话也如刀锋般冰冷:“你们为什么还在纽约,不是叫你们回国了吗!”

“不是,你谁呀?”

罗志坚这人最是吃软不吃硬,见这萝莉说话那么不客气,立马就火了。

少女懒得瞧他一眼,转头对刘峥说:“你,马上买机票,明天一早就给我走。”www.zjknu.com 苦瓜小说网

“小妹妹,跟哥哥们说话要注意点,别没大没小的,老师没教过你懂礼貌吗?”罗志坚被气乐了,现在的00后都这德行?“小心哥哥们生气了打你(pi)股哦。”

少女眼中凶光一闪,只伸手向罗志坚虚虚一抓,一股无形的力量把他紧紧缠住,离开地面飞了过来。少女的手再往下一压,罗志坚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只来得及叫一声,就被整个人摁进了脚下的大理石地板里。

“喂,你干什么,住手!”

刘峥没想到少女就这么直接动手了,还没反应过来罗志坚就吃了大亏,拔腿就扑了上去。少女又张开了另一只手,刘峥只觉(xiong)口被大锤轰中,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在墙上,无形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巨大的压力将他按住动弹不得,也被牵引着飞向了少女。

罗志坚没学过武功,感觉不出内力的作用,但刘峥是一清二楚的,所以他完全呆住了,以至于忘记了反抗。

少女使用的,是《纵鹤擒龙功》!

这已经是刘峥见过的第三个会这门神功的人,什么时候这种传说级的级武学变成烂大街的了?

少女将刘峥吸到面前,扭住他的衣领,怒喝道:“你当我在开玩笑么!明天必须给我走,永远不准再来纽约!听到没有?”

刘峥近距离端详着少女,结果发现并不是他认识的人,可是这容貌又总觉似曾相识...

少女柳眉倒竖,眼里就差喷出火来,手腕一翻,压制刘峥的力量翻转,他四脚朝天摔了个狗啃泥。

“明天必须给我滚回去。”少女的声音从牙缝里钻出来,冷得像冰,“我不会再说第二遍,你们要么乖乖的自己走,要么被我打断腿送回去,自己选。”

刘峥紧张地吞了一口唾沫,他只觉这少女的语气并不像是在威胁他们,反而更像是一种警告,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到底是谁?

就在他不知该做何表示之际,少女的神色忽然大变,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忽然长啸一声纵(shēn)而起,像一只飞鸟跃到了百米开外的临近建筑屋顶上,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了远方的黑暗当中。

失去了力量的控制,地上破碎的洞里伸出一只黑色的大手,饕餮推开(shēn)上的碎石块跳起来,张牙舞爪地想找那个可恶的小孩,这么久以来他难得完整变(shēn)一次,看来被个小姑娘打败让他很是没有面子。

“靠,老刘,小丫头人呢?我非揍她不可!...你怎么了?”

刘峥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望着远方,严重的惊惧之色渐渐升起。

强烈而莫名的不安感向他袭来,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

了他的喉咙,让他不能呼吸。很快他们听到巨大的噪声从四面八方响起,越来越近,越来越响,接着乌泱泱一大群鸟雀尖声鸣叫着从头顶急速飞过,惊得二人头皮发麻。

远处灯火通明的大都市,忽然黑了一块,黑暗蔓延的速度极快,一眨眼功夫就到了近前,大楼所有的电器在同一时间停止了工作,他们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绝对黑暗之中,就连天上的月亮都在这一瞬间失去了光彩。人们惊恐的尖叫声骤起,像飓风一般在半空中,那一刻,整个城市仿佛陷入了九幽地狱。

饕餮传承自野兽的第六感何等强烈,刘峥的感应能力更不用说,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恐慌,不由得同时惊叫起来。

“妈的,地震了,快跑!”

就在两人意识到出事的时候,远在地狱厨房的马特·默多克才刚回到家中不久,他白天打了一场官司,又在律师事务所里加班到深夜,此时已是疲惫不堪。在沙发上短暂休息了片刻之后,他起(shēn)走向冰箱,准备拿一瓶啤酒出来解渴,可刚打开冰箱门,手就僵在了半空。

默多克不是普通人,他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东西,但其他感官的敏锐程度却超出常人千百倍。地面轻微的震动让他的大脑在一瞬间产生了眩晕,远处的狗叫声和飞鸟扑腾翅膀的声音在第一时间传进了耳朵里,啤酒瓶之间互相碰撞所发出的“叮叮”脆响像是打雷一般在耳边隆隆作响。

震动感越发强烈了,屋外的汽车警报声响成一片,天花板上的灰尘扑簌簌往下撒,挂在墙上的相框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轰”的一声巨响,窗外商场墙上挂着的巨大电子显示屏因受不了不均匀沉降所带来的侧向剪力而轰然爆炸,火光映在默多克的脸上,火红一片。

他租住的房子是由一个防空洞改造而来,安全(xing)绝无问题,默多克冷静地趴伏在地,静静地等待这场突如其来的地震结束,但若有人凑近了看,就会发现他原本混沌无光的双眼之中,正跳动着幽幽的火焰。

杰西卡·琼斯正在约翰·雷蒙德的家中了解失踪案的细节,地震毫无征兆地发生了,米歇尔母女二人第一时间躲到了餐桌下面不敢动弹。

他们住的房子结构(xing)显然没有那么好,地震破坏了房屋两侧的承重柱,餐厅头顶的二层楼面整个塌了下来,眼看着就要把餐桌整个儿吞没。杰西卡来不及多想,两步冲过去,纤瘦的双手毫不犹豫地伸向了砸向餐桌的巨型水泥块......

正在大厦里运功疗伤的丹尼刚喷出一大口浓黑的淤血,就被头顶脚下传来的异响惊醒了。他立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起(shēn)飞快地冲向了大门,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门外的走廊坍塌了一大片,烟尘遮蔽了整个通道,什么也看不见,不得已他只能关上门又折返回来。

地震的强度比刚才更大了,整幢大厦摇晃得厉害,丹尼能感觉到地板有非常明显地倾斜,桌椅杂物都往一个方向溜。这说明这幢大厦恐怕真的要坍塌下去。唯一的出口被封死,丹尼急得额头见汗,不得已只能看向了处在高处那一面的玻璃幕墙,看来那里是唯一的出路了,只是不知自己的内力还能不能撑得住。

他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心中恐惧,疾跑几步,猛地撞碎玻璃,跳了出去。

整个城市一片漆黑,丹尼经历了片刻的迷失后,终于找准了方向,再次使出“壁虎游墙功”,整个人贴在了墙上。大厦摇摆的幅度非常大,中间层部分已经有了明显的扭曲变形,恐怕支撑不了多久就会倒塌,留给他逃跑的时间所剩无几。

钢筋断裂和混凝土结构断裂发出的噪声令人牙酸,大楼左摇右晃,丹尼吸附在墙上不敢动弹,可是内力依然在迅速流失,按照现在这个消耗速度,十几秒后他就会因吸不住墙壁而掉下去,又或许根本不需要这么久,大厦就会率先坍塌将他活埋。

丹尼不是没有经历过生死存亡,可是在大自然的威力之下,一切的努力都显得那

么徒劳而无力...

就在他亡魂直冒的时候,耳边却突然传来一个说话声。

“需要帮忙吗,伙计?”

不待他有所表示,一只手臂就将他抱住,带着他离开了摇摇(yu)坠的大厦。

狂风在耳边呼啸,丹尼被人带着在楼宇间(dàng)来(dàng)去,不一会就到了地面。他双脚刚一踩到地上,立刻弯腰“哇”地吐了一大口,这种来来去去不停变换的惯(xing)简直快把他折磨疯了。

救他的人嘿嘿一笑,跳起来又(dàng)来(dàng)去地走了。

“等一下,你是谁?”丹尼朝着那个背影大声喊叫。

空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回答声。

“我——是——你的——好邻——居————”

好邻居?什么乱七八糟的...丹尼一时无语。

大地的震动在持续了大约十秒钟以后停止了,那幢大厦也终于不堪重负轰然倒塌,成了一座巨大的废墟,又仿佛是一个坟墓,彻底掩埋了哈罗德·米查姆的野心和罪恶。这一段黑暗的经历也终究尘归尘土归土,成了今后谁都不愿再次提及的尘封往事。

——————————

屋里的杯子瓶子碎了一地,好在地震终于停了,默多克小心翼翼地站起(shēn),空洞的眼神茫然地望着四周。女人孩子的哭叫声、男人的呼号声、求救声、警笛声...无数杂乱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充满了他的大脑,让他晕头转向。

“我们得赶紧下去,走楼梯!快下楼,快,快!”

“各单位注意,有警员受伤,请速至救援!”

“全能的上帝啊,请保佑你的子民...”

“你拨打的号码有误...请查准后再拨...”

“妈妈,我打不开门!”

...

“看见什么就拿什么!”

“喂,你们干什么,别从我店里拿东西!抢劫啊,抢劫啊!”

马特·默多克再不犹豫,打起精神冲出了房门。

——————————

米歇尔·雷蒙德睁开眼,预料当中的死亡没有降临到她的头上,这让她有些疑惑。眼前的一幕把她震惊得无以复加,那个看起来弱不(jin)风的女孩,杰西卡·琼斯,靠自己的手臂撑住了本该压下来的楼板,这一刻她简直就是女神的化(shēn)!米希尔怀里的莱克西·雷蒙德更是满眼小星星,简直把杰西卡当成了偶像明星。

杰西卡一挥手将几吨重的厚水泥板扔到一旁,又一把掀开餐桌,将米歇尔母女二人拉出来,护送到了门外。地震刚刚结束,可能还会有多次的余震,留在结构遭到破坏的房屋里是非常危险的。

——————————

“他妈的,刚才太惊险了。”两人虽然跑到了安全的地方,可罗志坚仍旧是心有余悸,“我说,老刘。纽约不是两河分流产生的三角洲地带么,算冲积平原吧?这种地方特么也会地震??”

“我哪知道!”

刘峥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心里却在想着刚才那个少女的事。她离开前的表现太奇怪了,而且地震可以说是接踵而至,难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这件事越想越觉得蹊跷,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这场地震来得快,走得也快,甚至连余震也没留下一个。可尽管如此,还是给曼哈顿的市民带去了极大的恐惧,一时间整座城市都陷入了混乱,治安事件频发,给警方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一艘游轮刚好在曼哈顿港口停稳,就发生了地震,船上的乘客和船员跑了个精光,唯独剩下一人。这是个年纪不大的黑人,头顶却光溜溜的没有一根头发,穿着破破烂烂的麻布衣,倒是和当初从钱塘来到纽约的丹尼颇为相似。

黑人青年不慌不忙地从船上下来,看看地面上粗大的裂纹,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义无反顾地踏上征途,向黑暗的城市深处走去。

(第二章终)

推荐阅读:

万古吞噬诀 音乐教师的自我修养 重生主母嫁纨绔,虐死渣夫 让你等救援,你改造火星? 陷落余生 娱乐之从编剧成为大佬 折鸾 虚界执法日常 祁灵山 穿越七零,娇知青嫁高冷军官 九王爷全家听我心声,我暴富躺赢 遇见冷漠女孩爱上她 王朝之召唤群雄 穿成假少爷后我成了电竞冠军 龙族:我,路明非,三十而立 奥特:史上最强怪兽训练家 七零炮灰,穿越摆烂成军嫂被爆宠 斗战蓝星 我当废墟清理师的那几年 他对玫瑰动了心 遮天之从零开始 我叔宋太宗 官吻 离婚后,两位倾城总裁纠缠我 替嫁公主 快穿:撩完主神分身后,逃不掉了 作为城主,守城就变强 从鬼灭开始的雷呼剑士 青梅服毒,我化身天煞索命 真实的商战,合法但有病 漫长的雨季 领主时代:我的眷族全是深渊恶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