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异域扬威 第三节 黑衣女再现

杰西卡·琼斯独自一人在街上走着,大富豪丹尼·兰德本想给她也安排一个住处,就和好友崔西一起住,可是被她婉言谢绝了。她的家同时还是她的工作室,有太多资料留在这里了,她不能离开。

于是在结束了聊天以后,她就回去了。

夏天就要到了,即使到了晚上,纽约的气温依旧居高不下,街上很(rè)闹,行人如织车水马龙,不过这些喧闹统统都被杰西卡摈除了,她一边埋头赶路,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

一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杰西卡抬头看去。

不苟言笑的中年女人,杰瑞·霍加斯,那个大律师。

“霍加斯,你在这干嘛?”

“我碰巧路过。”

杰西卡用鼻子轻蔑地哼了一声:“这座城市有九百多万人,我们就这么巧碰上了?你是不是跟踪我?”

“谁让你不回我电话。”

“今天我心(qing)不好,谁的电话也没回。”

“可我觉得你是故意针对我的。”

“哈。”杰西卡冷笑,“也许你就该这么想。”

霍加斯无奈地摊了摊手:“...我是来让你小心点。”

“小心什么?”

“fbi,国土安全局。不管你碰上的是什么,肯定是件大事。”

“我什么也没碰上,我不过就是接了个案子。”

霍加斯扬扬眉毛:“哦?那我希望你拒掉了。”www.zjknu.com 苦瓜小说网

“真不好意思!”杰西卡撇撇嘴,“你猜错了。”

霍加斯深呼吸了几口,脸上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

“杰西卡,我们已经够熟了,所以我直说了。”她看着杰西卡的眼睛,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别管了。无论那是什么事,都留着让fbi处理。你那天在公寓里有重大发现以后,你客户的丈夫就上了联邦监视名单,他威胁的可是整个联邦国家的安全。现在每时每刻都有几十名警探在秘密追踪这件事,只要出现哪怕一个过分(rè)心想要拯救世界的警察,这个约翰·雷蒙德,还有任何涉嫌协助他的人都可能会被当场(shè)杀。”

杰西卡可不是能够轻易说服的人,她有自己的判断:“可是这个人的资料中没有一处表明他是恐怖分子!”

“警察在他蜗居的房间里搜出了能把半个曼哈顿炸上天的c4炸药,还是你亲自找出来的,你忘了?”霍加斯警惕地朝四周看看,加快了语速,“你现在知道事(qing)的严重(xing)了吧?联邦政府不抓到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千万别去做那个挡在路中间的倒霉鬼。”

杰西卡歪着头看着她,过了一会才似笑非笑地说:“哦...所以说你不是想保护我,而只是为了保护你自己啊!”

霍加斯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发作的边缘,不过她也知道和杰西卡这样的混不吝发火根本不起作用,她会继续我行我素。

“给自己放个假吧,出去旅游几天,大醉一场。你帮忙找出了这么多炸药,你救了全曼哈顿的人民,这是你应得的...”

杰西卡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省省吧,霍加斯,不用你来管我。”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平(ri)里高高在上的杰瑞·霍加斯被怼得无话可说,站在原地生了会闷气,过了半晌才掏出电话拨了出去。

“把预约向后推十分钟,富兰克林,我有话要跟你说。”

“好的boss,你请讲。”

霍加斯压低了声音:“你手头还有多少案子?我需要你盯着个人,但要私下进行。”

“呃...好,我很乐意。”

“之前有个在我们那工作过的自由职业者,她近期可能会失控,她的名字叫杰西卡·琼斯。你需要做的就是不管她陷入了什么麻烦,都要确保我们不会被牵连其中,听清楚了吗?”

“好的...不过我想确认一点,她现在没有处在什么麻烦中吧?”

“我真心希望没有,不过即使没有,按她的(xing)格,也只是时间问题。好了,我们这次对话从未发生过,富兰克林,一定要保守这个秘密。”

霍加斯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扭头看向杰西卡离开的方向,皱紧了眉头...

而在那一边的杰西卡,离开霍加斯后很快就到了自己居住的老旧公寓。

进门,坐电梯,穿过长长的通道,然后她看见自家的门被打开了。

虽然那扇门根本就没有锁——有一天她忘记带钥匙,就把门给打碎了,但是一般也不会有人跑到她家里去,除了那个(ài)管闲事的邻居。

杰西卡大怒,一把推开虚掩的房门,骂道:“马尔科姆,如果你再...”

声音戛然而止,杰西卡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她的邻居马尔科姆确实在房间里,可是正被一个中年白人用枪顶着脑袋,一动都不敢乱动。

中年白人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嗓音因为恐惧和紧张而变得有些古怪:“杰西卡·琼斯,我告诉你别再跟着我了!”

为了不进一步激怒他,杰西卡缓缓举高了双手,尽量放轻声音说道:“这位先生,冷静。你是约翰·雷蒙德吧?你妻子来找过我,她很担心你的失踪。”

中年人尖叫起来:“我跟你说了别管这事!”

“雷蒙德先生,相信我,现在我真的后悔没听你的话。我一点都不想管,真的。”

“你说,你是不是也为他们工作!”

“谁们?”杰西卡敏锐地捕捉到了雷蒙德话里最重要的几个字。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不,我不为任何人工作,我只单干。”杰西卡冷静地说。

“是啊...她一直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黑人小哥马尔科姆都快吓尿了。

“好吧,不管你怎么想,现在什么(qing)况,你...”杰西卡正想趁这个机会进一步说服雷蒙德,却被他粗暴地打断了。

“现在什么(qing)况我一清二楚,是我知道的太多了!接下来,他们、他们就要杀我的家人了。”

杰西卡不动声色地往前走了一小步:“他们是谁,谁要杀你?”

“我不能告诉你,我...我不想这么干,我是个好人。”雷蒙德的声音发着颤,“你一定要这么告诉她。”

杰西卡慢慢接近了雷蒙德:“有机会你还是亲自告诉她吧。你的家人都很担心你,他们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有警察们,也想知道你囤那么多炸药是想干嘛。”

“炸...炸药...!”马尔科姆腿都软了。

雷蒙德抖如糠筛,手上的枪都拿不稳了:“我无处可去了,他们会找到我,伤害我的...他们会炸掉整座城市,我只是想阻止他们。”

杰西卡锲而不舍地挖掘着真相:“所以说,‘他们’是谁?你要是不告诉我名字,我就没法帮你。”

雷蒙德张了张嘴,最后还吐出了那个名字。

“手合会。”

杰西卡一愣,这个名字她刚刚听过,就在克莱尔家中。

“我就不该到这儿来...”雷蒙德忽然如遭雷击,眼神直愣愣地看着门外,心中的恐惧再也掩饰不住了,“不,不不不...她来了!天啊,太迟了!”

杰西卡豁然回头,地板和门下沿的夹缝里清晰地映出一个黑影,门外有人!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巨响,门被猛地推开了。

雷蒙德像受伤的野兽般嚎叫起来,朝着门口疯狂地开枪,门口进来那人飞快地旋转着,真如一团无形无质的黑影,子弹一颗颗从他(shēn)边飞过,无一能够命中目标。他眨眼间就横掠到了雷蒙德面前,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这一幕实在太过突然,杰西卡根本反应不过来,直到现在,她才看清了来人。

这是个(shēn)材不高的年轻女子,穿着黑袍,兜帽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却这挡不住她惊心动魄的美貌。

如此美女,在雷蒙德眼中却如最凶残的猛兽,他整个人双脚离地悬在空中,双脚徒劳地踢腾了两下,眼中终于露出了绝望的神色。他呜咽着把枪口抵在自己的太阳(xué)上,用力按下了扳机。

“你们...不会得逞的...”

“嘭!”鲜血四溅,喷到了杰西卡脸上,将她从恍惚中惊醒。

黑衣女子面无表(qing)地看着雷蒙德自杀,一甩手丢下手中的尸体,扭头就准备离开。

“站住!”

杰西卡怒斥一声,扑上去扭住了她的手臂。黑衣女子肩膀一沉,整条手臂如灵蛇般扭动起来,杰西卡拿捏不住,被轻易挣脱开了。她还想伸手去抓,却被那女人回(shēn)一脚踢中小腹,倒飞出去狠狠撞在墙上,只听“卡啦啦”一阵脆响,背后的砖墙顿时崩开了蛛网状的裂纹。

这一脚的力量是如此之大,绝非普通人类能发出来的,杰西卡被踢得险些背过气去,捂着肚子窝在地上动弹不得。黑衣女子冷冷看她一眼,没有再次出手,而是一闪(shēn)走了出去。

黑人马尔科姆缩在一旁瑟瑟发抖,知道黑衣女子离开,才跑过去将杰西卡扶起。杰西卡又喘了好几口气才恢复了几分精神,心中的惊怒却没有半分消减。约翰·雷蒙德就死在自己眼前,她还被一个同(xing)揍得这么惨,这可是她自“那件事”之后第一次被毫无悬念地正面击败,这让她如何咽的下这口气。杰西卡强压下(shēn)体上的疼痛,甩开马尔科姆的手,拔腿冲出了房门。

还好,那个女人没有走远。杰西卡正好看到她的长袍一角消失在楼梯口,立即追了过去。黑衣女子跑下楼了,杰西卡楼道里向下张望,就看到那女人的(shēn)影犹如黑色的云雾在楼层间飘忽,眨眼间就到了楼下。杰西卡奋起直追,以最快的速度下了楼,一把推开公寓大门跑到外面,可哪里还有黑衣女子的(shēn)影。

“站住,不许动!转过(shēn)来!”

一声断喝从(shēn)后响起。

“sh*t.”

可恶的警察,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偏偏比谁都积极。杰西卡懊恼地转过(shēn)去,来人正是之前和她相处极不愉快的纽约专案组女警官,米斯蒂·奈特。

米斯蒂掏出手枪指着她:“又是你妨碍公务,把手举起来!”

杰西卡默默闭上了眼睛,她知道今天的事肯定不可能善了了。

....

马特·默多克推开家门走了进来,默默地从沙发下面摸出一只铁盒子,放在桌子上。

房间里很昏暗,不过对默多克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他的眼睛本来就不是用来视物的,而是用来将他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的盲人。

铁盒子被打开了,盒子内侧的铁皮反(shè)出微弱的光线照在默多克的手上,拳骨的部位皮开(rou)绽,鲜血淋漓。

默多克又受伤了,地震之后纽约的治安系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到了半夜,地狱厨房的大街上就盗匪丛生。这几天频繁地出动,对他的体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默多克已经很久没有战斗了,他一度以为自己真的能够安心当一个律师,可直到他将一名强盗打翻在地,那种拳拳到(rou)的爽快感再度占据他的躯壳,才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到底是谁。

他是夜魔侠——地狱厨房的恶魔。

盒子里装满了止痛药和包扎伤口的医疗用品,默多克摸索着拿起一小包塑料袋,那里面装着他以往惯用的消炎药,可是今天他的手太疼了,无论如何也打不开袋子。心中无名的怒火腾地升起来,一瞬间突破了他的理智,默多克大声怒吼,一巴掌把铁盒子打飞了,里面的东西撒了满地。

他撑着膝盖冷静了一会,不再理会地上的药片,径直走到衣柜前,伸手拽开了门。

衣柜底部静静地躺着一只皮箱子,那是他父亲——三十年前地下拳坛赫赫有名的“烈焰拳手”杰克·默多克,留给他最后的遗物。

默多克伸手抚摸着箱子里的东西,硬皮镶铁板的战斗服、碳素钢头盔、拳(tào),还有他最为擅长的兵器,短棍billyclub。

这些装备,曾不止一次地救下他的(xing)命,可他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放弃它们的呢?

“福吉—福吉—福吉—”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作为一个盲人,他没办法看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提醒,所以只能设置让每一个通讯录里的联系人在来电话的时候都报出姓名。现在打电话来的就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曾经的合伙人,现在“霍加斯·赵·班诺维茨”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富兰克林·尼尔森。

“福吉,什么事?”

---------------------------------

“你来真的?有必要这样?”

杰西卡看到米斯蒂·奈特抱着一大摞卷宗从审讯室外走进来,立马大声抱怨起来。

“例行公事,一视同仁。你对我来说真是个大麻烦,你知道吗?”

米斯蒂不理她,把手里的文件摔在桌上。杰西卡瞟了一眼,撇嘴哼道:“干嘛,你要起诉我啊?”

“暂时还不会,但你打断了警局的全城搜捕,偷拿走我的证据资料,还害的我的一条线索被杀。”

“...我就是想帮他。”

“可是你没帮上。”

“他家人真的很担心啊。”

“是吗?那现在他们该担心的是怎么办葬礼了。”米斯蒂嘲讽了一声,把封面上写着杰西卡·琼斯的文件夹丢到她的面前,“你的办公室现在是命案现场了,我需要你配合调查。”

杰西卡根本懒得看,满脸都写着不耐烦:“所以现在我是嫌疑犯咯?”

“那可不?刑事破坏、湮灭证据、轻微盗窃...”

“没有杀人指控?”

“没有,但你知道是谁杀了他,我需要你告诉我。”

“警官,除非你有理由拘捕我...”

“别跟我扯‘警官’那些没用的”米斯蒂大喝道,“你看见什么了,快说。”

杰西卡收起了脸上的冷笑,认真地看着这位黑人女警官,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知道你在做你的本职工作,但我告诉你,这个案子很特殊。已经有好几个超能力者在查了,我真的劝你不要陷进你根本处理不了的超自然事件里面去。”

米斯蒂还想说点什么,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头戴墨镜,西装革履的男人快步走了进来。

“杰西卡·琼斯,别多说了。这位警官,审讯到此为止。”

杰西卡和米斯蒂一脸惊讶地看着来人。

杰西卡:“你tm是谁啊?”

“我是马修·默多克。”男人的嘴角挂着和煦的微笑,墨镜倒映出杰西卡憔悴的面容,“你的律师。”

这人就是默多克?杰西卡一脸的难以置信,谁请的律师,她怎么不知道?

推荐阅读:

要命!无限流boss娇宠我 一句话让气运之子当我老婆[修真] 送你一朵小玫瑰 红尘絮语 不乖 抱走反派大宝贝[快穿] 万人迷离开渣攻以后 可爱竹马被养作老婆 三国:前世曝光,灵气复苏了! 港片:首充送SSS级小弟! 四合院之赵山河的快乐生活 绑定拼刀刀系统后小师妹彻底疯狂 沙雕渣攻今天又渣了我 蛇骨阴香 直播打商战?可我只会打抗战! 从咕咕鸟开始超诡进化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臣向太后乞百年 穿越古代去随军,战场没了我不行 国王:从牛头人耕地开始 斗罗:从暗魔邪神虎开始 外室生存手册 半岛星光 [原神]散兵今晚就到你家门口 重生岳飞之还我河山 你不会真想追我吧[娱乐圈] 长生仙缘从善恶图开始 乾元统天 霍格沃兹:哈利带着H3魔法 穿到现代和世子一起上恋综 反清,开局石达开就扯旗造反 世子无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